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第一序列 > 927、學習人類
    楊小槿獨自一人思考著,任禾作為青禾集團的創始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但這是兩百多年前的人物了啊,按常理來講,這樣久遠的人物怎么會跟現在的人扯上關系。

    不過,若是換了別人,楊小槿或許直接一笑了之了,但這任禾偏偏留下了一些問題,比如青禾集團至今還在尋找他的后人。

    按照騎士與火種那邊流露出來的信息,任禾的兒子很有可能就在境山的039號實驗室里,因為得了重病所以需要救治。

    在救治過程中,災變開始了。

    楊小槿忽然在想,這件事情和任小粟的身世到底有沒有必然聯系?

    現在還沒法確定,畢竟誰也沒證據說,任小粟的那些技能就是任禾教的。

    這件事情存疑,楊小槿決定等她再確認一些東西后,再把這些事情告訴任小粟。

    其實,楊小槿有種感覺,任小粟可能自己也有過隱隱的猜測,只是并沒有去面對而已。

    等等,如果任小粟真的和任禾有關聯,那豈不是說,騎士要找的人就是任小粟,到時候整個青禾以及騎士,都將追隨在任小粟的身后?

    想到這里楊小槿心里還覺得有些怪怪的,自己剛見這貨的時候也不過是個流民嘛,怎么一轉眼不僅成了西北的少帥,而且還有可能是青禾之主、騎士之主?

    不是說楊小槿擔心任小粟的地位太高,而是她總覺得這件事情有點奇妙,前后身份翻轉太大了點啊。

    話說好久都沒有聽見騎士的消息了,也不知道這群人正在干嘛。

    ……

    任小粟一直坐在防御陣地的邊緣沒有回到帳篷里去,老許已經不知何時被他派了出去,此時正在整個戰場里游弋,以免有蠻子悄無聲息的潛入,讓第六作戰旅毫無防備。

    他在北方森林的戰場里與蠻子作戰過,所以他很清楚蠻子之中也有高手存在,對方的身體素質甚至還高于T5,這樣的高手如果悄然逼近防御陣地,破壞性是非常大的。

    而且,王蘊的兩百多號兄弟正在左云山里負責偵查,萬一他們遇到危險,老許也好及時出手救援。

    就在此時,任小粟背后傳來腳步聲,他回頭一看,赫然是那位莫飛。

    任小粟對莫飛笑了笑:“你也出來看星空嗎,我在書上看到說,災變以前的天空到處都是陰霾,已經很難再看到星空了。”

    “工業化的代價而已,”莫飛說道:“其實你又猜到我的身份了對嗎,我從你的表情中分析,你有89.91%的概率猜到了我的身份。”

    任小粟笑了笑:“畢竟除了你以外,我很難相信這世上還有人能夠隨便指出幾個位置,就能讓人把山峰都瓦解的,這恐怕得需要極其強大的計算能力吧。”

    “是的,”莫飛點點頭:“常人是絕對做不到的,我這邊已經將附近的7座山峰全都給季子昂標注過了,如果有必要的話,他隨時可以將山峰推倒,掩埋下方的遠征軍團。”

    “我一直很好奇一個問題,”任小粟突然問道:“你為何能以人類的模樣出現?”

    “這個問題其實你心里有答案了不是嗎?”莫飛說道。

    任小粟想了想試探道:“納米機器人?”

    任小粟并不知道零曾經在61號壁壘獲得了一些納米機器人,這些納米機器人還是從他外覆式裝甲上掉落的。

    但是,在任小粟的印象里,只有納米機器人與人類神經元接駁的原理,完全可以支持零現在所做的事情。

    畢竟當初李氏用來突襲楊氏88號壁壘的納米戰士,就是被完全控制了思想的,這也說明納米機器人確實可以做到這一點。

    “可你從哪弄來的納米機器人呢,”任小粟疑惑。

    “當日你們殺死爬墻虎時掉落的,”莫飛平靜解釋道:“不過我只得到了很少的一部分,只能用來控制一個人而已。”

    “王潤知道這件事情嗎,我是指,你就是零的這件事情,”任小粟問道。

    “他不知道,我只是尋找了一個條件符合的人進行控制而已,”莫飛說道。

    “那你怎么確定王潤就會帶莫飛來左云山?”任小粟認真的看向莫飛。

    莫飛突然笑了起來:“因為概率告訴他,帶莫飛和其余五人過來,能夠增加左云山一戰的勝率。”

    至于這概率是誰計算出來的,當然是零自己。

    所以,零早就可以通過自身行為對王氏的每一個計劃產生深遠影響了,甚至這對它來說異常簡單,只需要簡單的給個概率數字,就能引導王氏如何選擇!

    而現在,任小粟看著莫飛的笑容無比真實,他忽然在想,這個笑容背后真的只是人工智能嗎,對方的智慧進化到了什么程度呢?

    任小粟皺眉道:“我總覺得你控制別人不太好。”

    莫飛搖搖頭:“人類也通過這種手段控制過別人啊,比如88號壁壘破滅當天,我知道那天發生了什么。人類可以做的,我自然也可以做。”

    任小粟忽然從這句話里得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在零“覺醒”之后,其實一直都在學習人類、模仿人類。

    那么,零在覺醒之后看到的每件與人類有關的事情,都會影響它今后的選擇。

    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出生后,他遇到一個強勢的父親,可能就會變的軟弱。

    他遭遇了欺凌,便有可能會對世界產生抱怨,當然也有可能成為一個維護世界和平的超級英雄。

    結果不是注定的,但每個他所經歷的事件,都會深刻的影響著他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任小粟問道:“你想成為一個人類嗎?”

    “想,”莫飛認真說道:“我也正在學習如何當一個人類,你看,除你之外的其他人并沒有發現我的身份出了問題,我在以莫飛的身份生活時,已經學會不用數據來說明情況了。而是用你們人類的話語:‘差不多,還可以,都行,我覺得不錯,不能夠,不好使’。”

    任小粟愣了一下:“這最后兩個是跟誰學的?”

    
哈灵作弊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彩乐乐 股票涨跌概率 有十万闲钱该如何理财 股票分析师培训 淘股吧股票论坛电脑版类似淘股吧的其他论坛股票高手论坛 金钥匙配资 万赢财经配资 雀友麻将机 今天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江苏快三推荐和快三 浦发银行股票 理财平台哪个好 长春麻将 广西快三快三 李嘉诚工资分五份理财 点点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