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全家穿越之五好家庭 > 第十九章二夫人送來四房的攪屎棍
    第二天,白子逸派人成功將事情辦妥了。事情暫時告一個段落,白青塵便乘著等待的時間里將福滿苑的花草修整了一下。

    玉銀她們幾個跟見了新大陸似的,見自家小姐一板一眼,有模有樣的樣子,眼睛都直了。

    眼前一株月季,淡粉色的花瓣十分讓人喜愛,就是有些花瓣凋零了,焉焉兒的在那里掉著,仿若有陣風來,都能將之吹掉。

    玉銀上前將枝條拉下來,白青塵舉起手里的剪刀將那還做“垂死掙扎”的花瓣從根部剪落,阿紫抬了個盤在下面接著,剛修剪完,便起風了,將阿紫盤里的月季花瓣吹得零落了一地,阿紫哀嚎一聲。

    院門外傳來有些焦急的聲音:“大小姐,不好了。”

    阿珠過去詢問了一番,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不大好:“對不起,小姐。”

    白青塵臉色平靜,就像是什么事情都不會讓她起波瀾。

    “我家的那個嬸子又惹事了。”

    白青塵覺得好笑:“事情都還不清楚呢,你便替你家嬸子認錯,你也不怕把她給冤枉了?”

    朱嫂來逸園已經好一段時間了,從她進廚房到現在,除了一手恰到好處的廚藝外,廚房那邊能安靜到現在,白青塵還是有些吃驚的。

    “走吧,去看看!”

    阿珠不明白小姐是什么意思,有些忐忑的跟著去了廚房。

    廚房里十分熱鬧,圍成了大小兩個圈,中間站著兩個劍拔弩張的人,其中一個正是朱嫂,另一個有些面生,就是前身的記憶里也沒印象。

    朱嫂見了白青塵便收斂了一身的怒氣,而朱嫂對面那個則剛好相反,看向白青塵的眼神里增加了幾分防備!

    朱嫂率先開口:“大小姐。”

    “大小姐。”這聲是那面生臉喊的,似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白青塵看向面生臉:“叫什么名字,說說是怎么回事?”

    “我叫阿鹿,是含芳閣的人,我家娘子身子不適,便派我來廚房煎藥,誰知新來的家廚狗眼看人低,不讓我給我家娘子煎藥!”

    白青塵冷哼一聲,她想起來這人了,阿鹿,便是她將素娘子的丫頭辭了后大夫人那邊派來的:“你在白府多長時間了?”

    之所以這么問,全是因為阿鹿剛說了句朱嫂是新來的,阿鹿臉上有些奇怪,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說實話。

    “我知道,大小姐,這人原來是二房的人,有些年頭了,一直做個小丫頭,也不知怎的,前不久到我們四房來了!”

    白青塵不輕不重哦了一聲,臉上有些好奇的神色:“二房的人?有些年頭了還是個小丫頭?難道是被二房趕出來的?”

    阿鹿不服:“不是,我不是被二夫人趕出來的,是二夫人在大夫人那里,剛好聽到四房辭退人又要找人的事情,大夫人又正好頭疼這事兒,二夫人便把我派過來給你們解圍了。”

    給他們解圍?白青塵淡笑了一下,一雙眸子緊盯著阿鹿:“我倒是不知道二夫人這么照顧我們四房,那你不是來解圍的嘛,如今怎么和我家家廚吵起來了,你若不說,我還要以為你是二夫人派過來的攪屎棍,就為了把我們四房攪得烏煙瘴氣呢!”

    攪屎棍三個字從臉色淡,語氣淡,氣質淡的白青塵口中說出來,有種對此鮮明的詼諧感,旁邊的下人們忍不住笑出了聲,就連玉銀她們三個丫頭也哭笑不得,這還是她們那個漫不經心的小姐們?

    朱嫂:“大小姐,可否容我插句嘴?”

    白青塵點頭:“你說!”

    “剛才阿鹿所說的不錯,但我沒讓她煎藥可不是看不起她,而是我在她來之前就一直為大夫煎藥。”

    的確,灶臺上兩鍋藥,楚施華因為腸胃被傷到了的緣故,還在服用藥呢。

    阿鹿發出一聲輕蔑聲:“大小姐,我家娘子已經臥床好幾日了,不吃不喝都幾天了,這樣熬下去可是要出人命的!”

    白青塵的眼神突然犀利起來:“你剛才是在比較四夫人和素娘子誰的病更加嚴重,誰就可以先使用這灶臺,不論先來后到,不論在這逸園里的尊卑?”

    阿鹿突然無話可說起來,是誰說四房都是些好拿捏的?就這個四房平時焉焉兒的大小姐都咄咄逼人的,就別提那四夫人了。

    白青塵冷哼一聲,看向廚房里的其他人:“你們覺得呢?今日這事是誰無理取鬧?”

    結果很明顯,大家都把無理取鬧票投給了阿鹿,阿鹿臉上有些掛不住,這么多雙眼睛看著自己呢,她轉身跑了出去,藥也不煎了。
哈灵作弊软件 上市公司基金配资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百度 世界最大的赌场排名 河北省燕赵福利彩票排列五 今天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白小姐2020第9期开奖结果 股票下周一大盘分析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真准 恒乐股资 澳大利亚有快乐8吗 魔方娱乐电玩城 000036股票行情 排列三开奖走势图 快乐12奖金表 体彩大乐透直播 上证指数和上证50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