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時代在召喚 > 第九十一章 《畫壁》亂入?
    接著一引程云,“在下寧采臣,這是程云,程兄,不知倆位怎么稱呼。”

    “寧兄、程兄,在下朱孝廉,這位是燕赤霞,燕兄”,朱孝廉介紹道。

    朱孝廉?燕赤霞?又是兩個熟悉的名字。

    寧采臣加燕赤霞,得,現在可以肯定這里是倩女幽魂了。

    可《倩女幽魂》不是影視劇嗎?難道又是幻覺。

    不可能,我有兩個帝璽殘件,沒有什么幻術能讓我神不知鬼不覺的中招,再說,天蓬元帥也沒有那么無聊。

    既然沒中幻術,那這里肯定是個真實世界,至于為什么會撞上影視劇,天知道。

    億萬恒沙世界,平行世界多了去了,就像火影、海賊王,不也有很多平行世界嗎。

    只不過《倩女幽魂》不是發生在蘭若寺的嗎?怎么跑到永福寺了?

    不對,好像《聊齋》原文里寫的的就是永福寺。

    但是現在這朱孝廉又是怎么回事?他不是《畫壁》中的主人公嗎,怎么和燕赤霞攪和到一起了。

    難道只是因為《畫壁》也是發生在一座寺廟的緣故?

    還是說《畫壁》亂入《倩女幽魂》?

    那下次會不會再亂入其他的影視劇,比如《陸判》什么的,反正都是說鬼的。

    想歸想,但并沒有忘記見禮。

    “朱兄、燕兄”X2。

    “寧兄、程兄”,燕赤霞同樣回禮道。

    “差一步”?

    “差一步”,程云點頭,“差一步?”

    “差一步”,燕赤霞點點頭。

    “哈哈…”X2。

    倆人繼而相似一笑。

    “倆位兄臺這是?”朱孝廉不解的問道。

    “朱兄勿怪,我倆只是因為碰到了志同道合之士而開心”,燕赤霞笑道。

    朱孝廉理解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世間難得一知己,當浮一大白,倆位仁兄,一起小酢幾杯,如何?”

    “那我倆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寧采臣和程云相視點頭。

    在大殿東角有一片修竹,旁邊就是一個池塘,里邊蓮藕叢生,已經開花,散發出一絲淡淡的清香。

    這么個幽靜的地方,正適合文人墨客舉辦文期酒會。

    現在,四人毫不猶豫的將這里當作了幾人第一次聚會的地方。

    “三位仁兄先聊著,我去處理一下手中這吃食”。

    燕赤霞舉起手中的野兔示意了下。

    “等等燕兄”,程云阻攔道:“將你手中的野兔放生吧,吃食我這里有的是”。

    大手一揮,琳瑯滿目的各色美食出現在了一旁被他當做餐桌的大石頭上。

    “好家伙,沒想到程兄你還藏著這么多絕好的吃食”。

    看了眼手中的野兔,“既然如此,那也是你命不該絕,去吧”。

    被放生的野兔急忙逃離開來,跑到遠處,深深的望了程云一眼,消失在四人視野中。

    “沒想到程兄還是個深藏不露武者,怪不得敢一個人在荒郊野外行走,不像我,手無縛雞之力”,寧采臣贊道。

    “慚愧,我也只是略懂而已”,程云謙虛到。

    這話朱孝廉可不贊同,“那也總比我等手無縛雞之力要好”。

    “說這些干嘛,你有你的優勢,他有他的強項”,燕赤霞上前撕下一只雞腿說道:“再說了,此次科舉又不考武功”。

    “燕兄說的對,來來來,大家一起吃,不然冷了就不好吃了”,程云招呼著。

    地星的美食豈是他們能夠抵擋的,一時間觥籌交錯,好不熱鬧。

    月朗星稀,一倆知己,品些許美食。談笑風生,嘆時光易逝;

    荷塘夜色,二三好友,醉幾縷花香。妙趣橫生,數古今風流。

    四人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

    你一言我一律,用翰墨書香,養浩然之氣,一掃寺中的頹敗之氣,聽的塘中蓮花不停的搖頭晃腦。

    寂靜森然的古剎,在這一刻充滿了生氣。

    四人吃飽喝足,隨意的在廟中散著步。

    朱孝廉眼尖,看到了一副斑駁的壁畫,遂,招呼三人過去。

    墻上的壁畫非常精妙,栩栩如生,壁上畫著重重迭迭的殿堂樓閣。

    飄渺云霧中展露出綠色蔓延的連綿山水,有若天宮仙境。

    其中一座道場佇立其中,有一位老僧在座上宣講佛法,四周眾多僧眾圍繞其聽講。

    另一個場景中,有一巨大的神人雕像依山而立,守護整座道場,上面有好多散花的天女,在翩翩起舞。

    朱孝廉此時正盯著她們中間的一個垂發少女,神搖意動,沉浸在傾心愛慕之中。

    程云和燕赤霞見狀,神情俱是一凝。

    倆人互相對視一眼,點點頭,由燕赤霞出手將他拍醒。

    “朱兄,看什么呢,看的這么認真”?

    “沒,沒什么”。

    朱孝廉不好意思的打了個哈哈,臉色微紅,他總不可能跟剛認識好友說他被壁畫中的少女給迷住了吧。

    “既如此,我們再往前走走吧”。

    三人不假思索的朝前方走去,只有朱孝廉一人磨磨蹭蹭的不斷回望壁畫少女。

    恍惚中,朱孝廉仿佛看到壁畫少女向他調皮的眨了眨眼睛。

    寺院很大,沒等他們逛完,天色已晚,只得約好明天再聚,各自返回。

    明月皎皎,夜已過半。

    寂靜夜晚忽然熱鬧起來,寺外,華燈齊放,人聲鼎沸。

    朱孝廉早已按捺不住,不過他并未向寺外走去,而是走向了魂牽夢繞的壁畫少女。

    向寺外走去的是寧采臣!

    “靠,都不要命了,這一個個的,就這智商還考科舉呢”。

    程云出了屋舍,望著遠去的倆人,頗為無奈。

    “一個是被鬼迷了心竅,一個是被妖惑了心神,沒救了,等死吧”,燕赤霞靠在門框上,同樣無語。

    “燕兄真的打算袖手旁邊?”

    “不然呢,這二人若是有一絲浩然正氣的話,都不會被迷惑,真是妄為讀書人,再說,他們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我們又能救的了誰。”

    對于這倆個人,燕赤霞已經好感喪盡,救他們?想的美。

    尤其是朱孝廉,那壁畫只是被人施了個小法術而已。

    勾引的只是那些有邪惡欲望之人,只要正身清心,就不會被它迷惑。

    顯然,朱孝廉是產生了淫心和污穢之心,不然,寧采臣為什么沒事。
哈灵作弊软件 山西快乐十分分口诀 腾讯分分彩图标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疯狂飞艇是官方的吗 福建11选五中奖技巧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带连线 体彩环岛赛技术打法 体彩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北京pk10能不能赚钱 内蒙快3开奖情况 内蒙古快三豹子专家预测 小伙炒股2万赚到70万 贵州11选5哪里可以玩 七星彩精准科学杀号 爱配资网的微博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