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脫軌 > 74.不對勁
    顧安寧以為自己會過一個很輕松的周末的,想著要好好睡個懶覺,卻一到周末,自動七八點鐘就睜眼了。

    她住的地方是公司安排的宿舍,和另一個同事一起住,一人一間房還好,就是隔音不怎么好,同事帶著男朋友來過夜了好幾天了,昨天大概好不容易是周五,顧安寧晚上也不在,兩人就擦槍走火在客廳就熱愛了起來,顧安寧一開門,就撞上了尷尬的場面,舉著包遮著臉繞過客廳趕緊回了屋。

    但此刻才八點,兩個人興許以為顧安寧還在睡懶覺,又搞了起來,顧安寧躺在床上,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顧安寧憋著尿意好不容易等到小鴛鴦停下來,才急匆匆的跑去洗手間,洗手間門沒關,顧安寧以為沒有人,一推門進去,就看到了室友男友站在那兒上廁所,顧安寧想爆粗口。卻還是低著頭又回到了房間。

    室友男友拎上褲子,想了些什么,突然笑了笑,回到房間對女友道:”你那個同事,挺年輕啊。”

    ……

    天氣悶熱潮濕,她心煩氣躁,此刻卻突然一個銷售發來微信消息說,說經過他昨晚的攻堅,那個難搞的客戶終于談了下來,可以簽合同了,甲方周六也上班,是大小周工作制,所以想趁著熱乎勁,今天就把合同拿過去,到客戶公司去簽掉,以防止變故。

    顧安寧仰天長嘆,發了消息給傅卻,說明了情況后,說道:”這個客戶合同我記得傅總您簽過字了?合同放在哪里呀,我現在就去取。”

    等傅卻回復的功夫,她又開了門去看衛生間空出來沒有,好在空了,她連忙洗漱好,回到屋里換衣服化妝。一趟下來二十分鐘過去了,傅卻還是沒回復。

    顧安寧委實不太愿意給傅卻打電話,她一想到傅卻那種不屑的語氣,就煩他,但此刻還是硬著頭皮打了電話過去。

    響了好久才有人接,傅卻的聲音微啞,懶懶的,顧安寧估計他還沒睡醒呢,三言兩語說明了情況,結果那邊傳來一個柔媚的女聲道:”哎呀卻哥,你小助理問你客戶合同放哪兒了,你怎么又睡著了呢?”

    顧安寧:”……”

    傅卻”嘖”了一下。他最討厭睡覺被人吵醒了,于是說道:”顧安寧你是不是腦子有坑?合同不在公司還能在哪兒?在我肚子里啊?”

    語氣很沖的罵完,他就掛了,推開往他懷里拱的網紅,厭惡的皺了皺眉頭:”你身上騷死了,離我遠點兒。”

    網紅臉色一變,生著氣下了床去洗澡。

    ……

    顧安寧去公司,把自己的辦公室和傅卻的辦公室翻了個底兒朝天,都沒找到那個客戶的合同。

    她百般不愿意的,還是打了電話給傅卻。

    傅卻再一次被吵醒,不爽道:”你又有什么事兒?”

    顧安寧道:”辦公室我的找了,合同不在,傅總再想想,到底放哪兒了?”

    傅卻翻了個身,想了想說道:”合同不在辦公室,你是不是傻?我昨天帶在身邊了。”

    顧安寧翻找抽屜里文件的手停住,說道:”……是你早上說在辦公室的。”

    傅卻懶懶散散的說道:”給你長長記性啊,來我這兒拿吧,地址我發給你。”

    顧安寧:”……”

    她簡直想順著網線過去打他。

    傅卻發來的地址是一個高檔別墅區,顧安寧拿過出租車司機的發票,連忙找了進去,按了半天門鈴才有一個穿著白色緊身裙的女人,趿拉著拖鞋來給她開門,顧安寧覺得這個女人很眼熟,但具體又想不出來是誰。

    大概太網紅了吧,那張臉,漂亮是漂亮,就是太沒特點了,不過身材確是很好的,前凸后翹,很是誘人。

    顧安寧客氣道:”你好,我來找傅總。”

    女人淡淡道:”他在睡覺呢,我帶你去。”

    還睡,這都快十一點了。

    顧安寧跟著上了二樓,落地窗前的大床上,傅卻光著上身趴在床上,半闔著眼,估計還在醒覺,看到顧安寧,翻了個身,他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包,里面是他昨天帶回來的合同。

    顧安寧沖上前,翻了公文包,可算找到了合同,謝過傅卻就準備走,卻被傅卻叫住。

    傅卻下了床,光著腳,踱著步子走到顧安寧面前,栗色的頭發亂蓬蓬的,微微弓著背,皺著眉說道:”你剛才那是什么表情啊?”

    顧安寧故作不知,說道:”沒什么表情啊。”

    傅卻”切”了一聲,伸出手指道:”你剛才明明有偷偷翻我白眼。”

    顧安寧覺得傅卻很不尊重人,尤其她還是個女孩子,于是沒忍住,抬眼瞪著他,說道:”我翻白眼了。怎么了?你要把我開了嗎?”

    開了也好,拿了勞動賠償金就回北城去。

    傅卻道:”我就不開你,我就要看你強顏歡笑賣力工作的樣子。”

    他拿起一旁的襯衫,漫不經心的穿上,看著顧安寧滿是汗珠,今天南城挺熱的,她火急火燎的跑來跑去,當然熱。

    他諷刺道:”你好歹是我的助理,能不能清爽點,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支使你去工地搬磚了。”

    一旁穿著清涼的網紅撲哧笑了起來。

    顧安寧咬著牙,低著頭,快步離開了。

    她走出別墅,走到外面打車,將陽傘撐開,心里酸溜溜的,突然很想念覃隸。

    覃隸嘴巴雖然也很壞,但是沒有這么欺負她過,如果有人冒犯了她,覃隸是會生氣到要跟對方動手的。

    顧安寧記得,他要跟別人打架的時候,她上前摟住他,心里是很甜蜜的,勸著他說道:”你被打了我多心疼啊。”

    覃隸推開她,說道:”難怪都說女人礙事。”

    但他也聽話的不打了,顧安寧很開心。

    顧安寧坐進出租車,突然想著,要是覃隸能把傅卻給打一頓就好了,她絕對不會攔著的。

    她就是有這么討厭傅卻。

    顧泉出差前,在整理之前的數據和資料,有可能分享會上會用到,所以那些天都在加班,鐘赫發消息問道:”我做了飯菜,給你送過去吧。”

    顧泉問道:”不用啦,還有一個小時就回去了。”

    ”那我去接你。”

    顧泉道:”好。”

    夜色漸濃,夜里有些涼,顧泉站在大廈門口,看到鐘赫開車過來,想著剛才忘了問鐘赫做了什么好吃的菜。

    她多看了一眼,才發現鐘赫身后緊跟著一輛車,原本沒注意的,但顧泉太過熟悉那輛車和車牌號碼了--關于袁野的一切,其實她都記得很牢。

    但她當下的第一反應,只是裝作沒發現,快速的上了鐘赫的車,說道:”快走,我好餓。”

    鐘赫遞給她一個桶裝的炸串,說道:”旁邊那個夜市買的,先過過嘴癮吧。”

    顧泉接過,她的余光看向車鏡,看著后面的那輛車,不疾不徐的跟著,遙遙的只能看到駕駛座的男人的輪廓,顧泉看了好幾次,心里覺得奇怪。

    但還來不及多想,鐘赫就問道:”明天幾點的高鐵,我送你。”

    顧泉道:”八點的車,三個小時到,中午隨便吃點,下午就得去開會了。”

    鐘赫道:”你要直接清明放假回老家?我本來想過去的,可是搶不到票了。正好接了一個假期商務單子,比較急,也會忙一些,就不回去了。”

    顧泉吃著炸串,點點頭,”放心,只是回趟家而已。”

    鐘赫語氣溫和,卻也帶著些無奈,說道:”回到家,我媽如果說了些你不愛聽的,你也別當一回事,如果心里實在不舒服,就打電話罵我,我都受著。”

    顧泉覺得好笑,說道:”我都多大人了,老人說的不中聽的話,左耳進右耳出就好了,我干嘛打電話罵你啊。”

    但這就是鐘赫,顧泉若有所思的說道:”鐘赫,你人太好了,你真的……”

    她喉中齁咸,咽了咽口水,看著車鏡里后面還在跟著的車,說道:”……太好欺負了。”

    因為好欺負,所以總是受傷的那個,把他的好當成理所當然,傅秋甩了他利用他,而她顧泉,卻也無形之中因為不愛他而傷害了他。

    鐘赫道:”如果你覺得我受欺負了,那你就對我好一些吧。”

    他轉過頭,看了眼顧泉,”--至少,對我有那么點喜歡也行。”

    顧泉怔住,捧著還溫乎的炸串桶,猶豫了會兒,說道:”好啊,我努力。”

    鐘赫只是隨口那么一說,倒是沒想到顧泉會這么認真,一時手下有些打滑,好在他控制回來了,眼神泛著欣喜,道:”安泉,說話要算數。”

    顧泉幽幽道:”嗯,算數的。”

    她疲累的靠在椅背,看到鐘赫臉上憋不住的笑意,也覺得總算有些欣慰了。

    婚姻不是那么簡單說離就離,她不會那么做,傷害到的是兩家人。既然開始就做了選擇,那么就要繼續走下去,從開年到現在,鐘赫經歷了很多不愉快,顧泉不想再讓他遭受打擊了。

    顧泉閉上眼,想到袁野,默默在心里說了聲:”對不起。”

    海城這幾天下雨,空氣濕潤,顧泉深吸了好幾口,即便在北城待了兩年,也還是不喜歡那里的干燥。

    顧泉一下高鐵就發了消息給鐘赫,”到了。”

    她拉著行李箱前去酒店。梁希希發消息說她在去會議大廳的路上。

    梁希希瞧著豐腴了些,顧泉知道她快要結婚了,問了句:”你今年國慶辦婚禮,不準備減減肥穿婚紗了嗎?”

    梁希希苦笑:”延遲啦。”她嘆口氣,”他生意上有點問題,今年估計結不上。”

    中午時間趕,顧泉和梁希希吃的便利店,加熱一下便當就那么先解決下,顧泉道:”這婚禮,該不會延著延著,就取消了吧。”

    她如今也不用跟梁希希共事,所以講話也就比較直接了,梁希希一般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情況下才會暴飲暴食,胖了不少,大概是真的心煩了,連克制自己瘦下來穿婚紗的欲望都沒有了。

    梁希希嘆口氣,說道:”差不多吧,我也覺得我和他之間,還沒進入婚姻,就已經山窮水盡了。”

    她笑著問著顧泉:”你呢,都結婚兩年了,按理講你這個歲數結婚兩年早就有好消息了,怎么沒動靜啊?”

    顧泉神色淡淡,想了想。似乎是在醞釀到底是個什么說法,最后道:”感情,還沒到生孩子的地步。”

    梁希希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我就猜到了,當初我去參加你和鐘赫的婚禮,我就看出來,你和他,只是搭伙過日子的關系,不過別人搭伙過日子,過著過著有個孩子就認了,你呢,你看上去,似乎還不確定呢。”

    顧泉一愣,不敢相信似的,說道:”我看上去不像一心和鐘赫過日子的樣子嗎?”

    梁希希道:”像,和是不是,還是兩碼事的。”

    她又擺擺手,說道:”哎呀,我亂說的啦,我可能自己不幸福,所以就會覺得你的婚姻也有點問題,你別往心里去,和鐘赫好好過日子。”

    顧泉吃完最后一口飯,和梁希希收拾好就往會議大廳趕。心里一直琢磨著方才的話。

    會議廳里做的滿滿當當的,有些悶,上臺發言分享的東西顧泉提前就看過了,有些困,低頭悄悄打開手機,卻發現袁野發來了個消息,倒不是興師問罪的,而是簡單一句話:”你出差去海城了?”

    他知道顧泉不會回復,于是只是說道:”你在海城如果碰到什么不對勁,都跟zoe說,他會幫忙照顧你的。”

    顧泉退出聊天框,看著大屏幕上分享的成功營銷案例,卻止不住的心疼。

    明明她比他大四歲,這么大的人了,怎么還會照顧不好自己呢?他不要在乎她了不行嗎?

    袁野摘下手術帽,坐在椅子上休息,跟zoe打了聲招呼,zoe這兩年也算是看出來了,袁哥是栽在這個女人身上了。

    袁野捏了捏太陽穴,回想到前兩天早上來醫院和那個死亡女嬰的母親一起辦理手續的男人,即便袁野當時遙遙的瞥了一眼,那個男人渾身黑色,還戴著口罩和帽子,但那雙陰鷙戾氣的眼,袁野一眼就看出來,是大金。

    他就是那個在孩子治療期間,從來沒出現過的父親。

    袁野當時心里就有不好的預感,新仇加舊恨,大金肯定會有所行動,這種人,總覺得別人都是故意針對他,總覺得世道不公,總覺得老天爺不公平,總想要折騰些什么,好讓大家曉得他的艱難和仇恨,在袁野眼里,可笑至極,覺得他都四十多歲的人了,還是沒活明白。

    他自己是不怕的,當年在海城,就發生過一起醫鬧,袁野沖在最前面,將持刀者反手扣在地上,那把刀當時離他的喉嚨只有不到五厘米,可他是不怕的。

    他現在唯一怕的就是顧泉,他知道尋仇的人,總是不會放過對方最重要的人,袁野很怕大金會查到顧泉身上。大金當初在海城混了很多年,人脈不少,要是在海城動手,袁野沒法及時趕到。

    他面色凝重,跟zoe又多說了幾句,讓他一定一定找人保護好顧泉。

    ”如果她在海城出了什么事,從此你zoe在海城就查無此人。”

    zoe借著北狼的名聲,在海城算是如魚得水,甚至想私自單開一個事務所撈金,這些袁野都曉得,但是沒攔著。

    zoe一聽,保證道:”你放心袁哥。我保證她安全的回到北城。”

    ……

    只是讓袁野沒想到的事,這件事,大金根本不用查。

    傅秋告訴他了。

    傅秋的車子停在醫院停車場最邊角的地方,監控死角,沒人瞧見,司機下了車,在車旁等著,大金上了車,聲音悶悶的,說道:”我女兒的病,真的是可以治好的嗎?”

    傅秋拿出一個u盤給他,說道:”這是和你女兒一樣患有法洛四聯癥病情的手術視頻。你可以看一下,專業的、不帶有私怨的醫生,是怎么將病人救活的,只能說……你的女友沒有挑好一家醫院,不巧就碰上了袁野。”

    大金這種人,自然不會去想,為什么同樣的病,別人能治好,他的女兒治不好,他只會認為是醫生的問題,這是所有怨天尤人的人,最便捷的思考方式。

    傅秋笑道:”我知道你最近缺錢堵窟窿。所以才把這件事跟你說的,也是看你可憐,畢竟我也是一個馬上要做媽媽的人,最能感同身受失去孩子的痛苦了。”

    大金握著方向盤的手上青筋直爆,悶聲道:”除了可憐我,你這種人,一定是有什么別的目的吧。”

    傅秋又遞給他一沓文件,說道:”這個女人,叫顧泉,別看她普普通通的,袁野對她可是很稀罕呢,你用這個女人威脅袁野,你要多少錢,他都會給。我和這個顧泉……算是情敵吧,你不用讓她出什么意外,我只是想讓她的丈夫知道,她和袁野有私情。”

    大金冷哼一聲,不屑道:”這種女人,給男人戴綠帽子,是該整。”

    袁野果然不是什么好東西,居然搞有夫之婦,大金心里的正義感涌上來,覺得他是在為鏟除社會不良風氣作斗爭。

    傅秋笑得溫柔,說道:”假如顧泉離婚了,那我孩子,就有爸爸了,這就是我告訴你這一切的目的,你覺得合理嗎?”

    傅秋只化了淡妝,最近為了養身體,還胖了一點,短發也故意接了長發,看起來溫婉又脆弱,可能她自己是不會承認的,但是她的改變,其實都在默默向顧泉靠攏。

    女人學習另一個女人的風格,已經很能說明她的失敗了,但傅秋不會承認。

    大金轉過頭,一雙眼打量著傅秋,男人面對好看又示弱的女人,便信誓旦旦的說道:”你放心,我會讓你的孩子,有爸爸的。”

    ()

    
哈灵作弊软件 新疆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下载上海11选五助手 十大可靠时时彩平台 浙江体彩6十1专家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新手怎样理财 体彩p3跨度遗漏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号码 福建31选7晚上几点开奖 基金最佳配置组合 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融资融券散户的亲身体验 福建31选七的预测情况 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货币基金收益 湖北快三今天必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