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快穿之非典型套路 > 第二十章 拘留
    天河山腳下,顯示屏上實時展露戰況,眾人都屏息凝氣望著畫面。

    戰線逐漸膠著,兩輛車幾乎緊逼在了一起。谷三就像是夜色中的黑影,她的摩托車快如閃電。

    都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下山時高速馬·力下會很容易控制不好慣性與速度,一個不當心就可能造成失控。但如果利用得好,慣性也會成為一大助力——這時對比自然就產生了,摩托車歸根結底分量輕,高速轉彎時一旦抓地不穩,就有可能會被拋飛出去,而汽車底盤低抓地力強,這種時候利用慣性,非常容易實現超車。

    即將過彎,安蓮雙手握緊了方向盤,腳踩離合器車位后擺,迅速漂移過彎。車身朝著谷三緊逼過去——歸根結底,她是鐵包著皮,摩托不過皮包鐵,這種局面之下,不論是誰都會下意識避讓,只要退,速度就講下去了,在這種高速賽車的情況下,稍退幾秒都是致命漏洞!

    谷三的車果真突然間在她車燈前微轉了車頭。

    安蓮露出笑來,所有一切都發生在短短幾秒之內,等到轟鳴聲再度傳入耳中時,她的車早已駛向下一個彎道。等三彎全過,安蓮透過后視鏡朝后望去,連谷三的車前燈都看不見了。

    她抬起手撐著下巴,悠哉地吹起一個泡泡傲慢道:“和我比?哼。”

    車里響起搖滾樂,安蓮踩著油門,一路嫻熟又輕松的過了彎,谷三已經被她遠遠甩到身后,連個影子都沒。距離終點還有不到三公里,就這點速度,谷三除非開著飛機過來才有可能追得上她。

    就連朱里站在終點都開始奇怪,夫人的摩托車像是突然間在山道上消失了一樣。無人機上下搜尋起來,忽然有人驚呼一句:“看山坡!”

    屏幕上,攝像頭捕捉到斜坡叢·林內有光線閃爍。

    有人不免擔憂起來:“天河山山高坡陡是公認,公路上上尚且如此,山坡就更難行進。這輛摩托車不要命了嗎?一個不當心摔下來就死定了!”

    G·T-R的轟鳴聲愈發近了,安蓮視野中已遠遠看到終點的聚光燈與人群,她用力踩下了油門,還有最后兩個彎道——她的車頂卻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安蓮一驚,下一秒,就看谷三騎著摩托直接從她車頂猛沖而下,瞬間將她甩在了身后。

    最后一個過彎,谷三俯身壓低,帶著鋼片的手套在瀝青馬路上摩擦出了火光,最后一公里,遙遙領先安蓮率先沖過了終點。

    她的車從人群中央呼嘯而過,而后一個側轉,一路橫停單手抓地減慢了速度。

    贏了。

    谷三望向深不見底的黑暗,剛剛眼前一閃而過的幻覺到現在仍影響著她。這究竟是她自己的心結,還是說……夜色中隱藏著危險。谷三搖了搖頭,把這些念頭甩出腦海。這里已經不再是她的世界,喪尸根本就不存于世,只是人們口中的科幻災難故事。

    G·T-R在人們的驚呼聲中沖向摩托車,所有人下意識都以為兩輛車會撞在一塊,誰料這車最終在堪堪要觸碰到谷三膝蓋那一瞬間也停了下來,輪胎在地面上留下剎車痕跡,車燈大亮,照在谷三面前。

    谷三利落地摘了頭盔,坐在摩托車上朝車子里的女孩揚了揚下巴,吹了個口哨。

    安蓮氣急敗壞拉開車門下來,正要上前,就聽谷三問她:“我什么時候去開我的坦克?”

    “你——”

    “哦對了,時間不早了,正好該吃夜宵,你請啊?”

    安蓮指著山麓上的騎行痕跡大喊道:“我不服!你抄近道過來的!本來應該是我贏了的!”

    谷三不急不緩地取出煙來低頭點上:“你開車那么兇,跟你一條車道,我恐怕命都沒了,你也沒說必須走公路吧?”

    “山坡不是公路,你賴皮!”

    “山坡確實不是公路,比公路危險多了。你要是膽子夠肥,也可以抄這條近道。”

    “我不管,再比一次。這次誰都不準抄近道。”

    “不比了。愿賭服輸,小姑娘。”谷三叼著煙,朝她挑眉,“輸給我沒什么好生氣。我騎車本來就不是為了比賽。”

    安蓮被她氣笑了:“車不就是拿來比賽的嗎?”

    “我是為了活命。”

    她一句話把她噎住了。安蓮抿了抿嘴唇抬起頭:“我不管,再比一場!”

    谷三看著她車頂凹陷,搖著頭:“去修車吧。乖乖回家睡覺,夜宵就算了。”

    言畢,她把煙踩滅,重新戴上頭盔。安蓮見她要走,終于沉下了臉色,抱著手威脅她道:“你確定這就要走了?谷三,你別以為你沒有弱點。”

    谷三有些好奇看著她。

    安蓮卻忽然間笑了,笑得得意又張揚,一步步走到谷三面前,貼近她:“我已經抓到你的尾巴了。”

    谷三下意識去看身后。

    安蓮:“這也是修辭!”

    她清了清嗓子,宛如一位正義使者抬起手指著谷三:“你一直都是無證駕駛的摩托車!交·警已經來了,拘留5到15日,麻煩您請了。”

    話音剛落,就聽警笛聲響起,兩名交·警將車停好后,下車走到谷三身邊,谷三尚未反應過來,對方卻嫻熟完成了拍照、開票一系列動作。

    最終這位人民公·仆將一張罰單遞到谷三面前:“無證駕駛,罰款五百,記得及時繳納。未考取駕照之前,不得再無證駕駛機動車。”

    一旁圍觀的人面面相覷,誰都沒想到,眼前這個把摩托車駕駛技術幾乎出神入化的女人居然連張駕照都沒有?

    朱里調出Pad來仔細查詢,一旁阿峰卻很自信:“別看了,沒有的。我們核對對好幾遍了,藍紫曦只考出了汽車駕照,摩托駕照,她沒有。”

    安蓮笑容得意:“沒想到吧?雖然我贏不了你,但你最近也別想騎上你心愛的摩托車了。你不是喜歡吃嗎?拘留所里的東西……應該味道不大好吧?”

    谷三摘了頭盔,點起了煙,看著眼前志得意滿張揚非凡的女孩:“你這么做能有什么好處?”

    “我當然是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了。”安蓮笑瞇瞇靠在她車旁勾著耳邊的碎發,矯柔又造作道,“況且,我是壞女人啊!壞女人如果不做點什么彰顯一下能力,豈不是很沒面子?”

    她看起來真是心情好極了,甚至都哼起歌來。她等著看的就是谷三氣急敗壞一張臉。

    交·警朝谷三指了指車,示意她跟他們走一趟。谷三望向被吊起的摩托車,心情說沒受影響自然是不可能,可更多卻還是無奈,將煙抽完,抱著頭盔跟上了交·警腳步。她這副坦然的模樣倒讓安蓮不爽:“喂,你沒什么想說的嗎?”

    “說什么?難道還要謝謝你?”

    “你……你不生氣嗎?我讓交·警來抓你無證駕駛啊!”

    “生氣?多少有點。不過……”谷三兩手一攤,“到一個地盤遵守地盤的規則,絕不輕易主動挑起爭端是我的行事準則。我確實沒有駕照,這點是我疏漏。”畢竟在她原來生活的地方,駕照、身份證都是沒什么用的東西。可現在這個世道又不一樣,能夠有法可依遵紀守法的地盤,總歸還是好的。

    安蓮卻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你不想揍我嗎?”

    “我干嘛揍你?”

    “我……我把你摩托車搶走了!”

    谷三看了眼拉車的交·警:“也不是你啊。”她倒是想起一件事回頭詢問交·警,“對了,等我罰完款,拘留完畢,考出駕照了就能把車拿回去是吧?”

    “對。”

    谷三就沒話多說了,跟著交·警上了車。安蓮原本以為自己總算能夠漂漂亮亮贏她一回,可……現在這個局面,反倒是讓她心里一點都不舒坦。

    安蓮看著她上了車,車窗忽然搖下,谷三朝她喊:“喂,小姑娘。”

    安蓮抬頭。

    “坦克車給我準備好,順便幫我查查,開坦克得拿什么證。”

    安蓮莫名漲紅了臉,憋了半天,喊出一句:“你把護照先準備好再說吧!”

    谷三朝她打了個手勢,說了句:“再見。”警車呼嘯,把她給帶走了。

    等慕容宇華趕到的時候,人群都散的差不多了,就剩下安蓮和她的保鏢車隊,以及站在原地仍在加班的朱里。

    男人一來就直沖朱里面前拿著手機問:“什么叫‘夫人被行政拘留了’?上回她砍人手指那事兒,對方不是因為自己就是被執行人不敢去報警嗎?這趟又怎么了?”

    “老板,那是要刑事拘留的。這次是行政拘留。她……無證駕駛連人帶車一塊給扣了。”

    “她沒駕照?”

    朱里搖頭。

    “那你怎么不早說!”

    “這事兒我們真沒查到……”

    “不對啊,這么偏遠一地方交·警怎么也來查駕照了呢?”慕容宇華真是覺得眼下自個兒身邊所有的事兒都亂了套,打從跟谷三踏入婚姻殿堂,有的事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不遠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交·警,我叫的。”

    安蓮踩著她那雙浮夸的球鞋走到慕容宇華跟前。

    “賽車,我提的。人,我叫來的。谷三,我弄進拘留所的。”

    慕容宇華看著造型煥然一新的蓮蓮妹妹,嘴大張著夠塞進一個拳頭,他像是短暫喪失了語言功能,半晌只有語句:“你……她……你們……”

    安蓮卻還在納悶方才谷三的反應,根本沒把慕容宇華放在眼里:“可我原來覺得她應該生氣,為什么她不生氣呢?”
哈灵作弊软件 东方6+1规则 正版豪利棋牌网址是多少 不用流量的单机游戏 金游棋牌游戏大厅? 黑龙江快乐十分彩票控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 熊猫麻将官方版 快乐双彩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 江苏11选五100开奖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排五开奖结果 pk10app 江苏体彩7位数官网 快乐十分任三计划 江西闲来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