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快穿之非典型套路 > 第十章 食物信仰
    震懾之下,谷三倒不再和朱里糾結這事,她似乎終于意識到一直在這件事上糾纏下去是沒有結果的,便放下水杯,一步步走到慕容宇華與安蓮身邊。

    坐在那兒兩個人仰起頭來,望著她站定后,將手一伸,利落揪著慕容宇華的襯衫領子就把他從地上拎了起來。她抓住了他的手腕隨即一甩,問安蓮:“我剛剛差不多這個力度把你的手甩開的吧?”

    安蓮沒弄明白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似懂非懂地點了頭。

    接著谷三又抓住了慕容宇華的手,面對慕容宇華擠出一個假笑:“來,配合一下。”

    未等慕容宇華反應過來,谷三就一個背摔,利利落落把他往前一拖,將人翻身朝前一甩。健身房里傳出安蓮驚恐尖叫:“你做什么!——”

    慕容宇華倒在地上,后背受到撞擊疼的齜牙,谷三在他身邊蹲下,拎起剛剛抓過的手臂:“我就這個力度把你翻過來了,你的手都沒斷。剛剛那力氣能把小姑娘的手臂打斷?你太高估我了。”

    “谷……谷三……”

    安蓮抱住了慕容宇華,神情蒼白朝谷三道:“我……我說手斷只是一個形容。”

    “嗯?”慕容宇華緩了緩剛挨完揍的情緒,忽然間冷靜下來問安蓮,“你手沒真斷了,你跟我形容這個做什么?”

    “那我疼呀,我疼了覺得自己手斷了也是很合理的事兒吧?她剛剛摔我下來的時候我還覺得我髖骨骨裂了呢。慕容哥哥,你怎么忽然問我這個?我受了委屈,你都不關心我一下嗎?”

    說著眼淚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手不住往慕容宇華胸口錘,正好錘在他剛剛摔倒撞到的地方。

    朱里看老板臉色發青,終于走上前來把安蓮拉開:“安小姐,您還是起來吧。不然等一下,我們老板可能真的會骨裂。”

    谷三看著這群人熱熱鬧鬧的樣兒,拿起水壺,又看了眼時間,見天色確實不早了,忙不迭揮揮手:“那你們就先忙吧,我吃飯去了。再見。”

    說完,直接走出健身房,留下身后混亂一片。

    晚餐時分,谷三并沒有去餐廳,她選擇坐在廚房的高腳凳上簡單粗暴將飯菜一掃而光。慕容家的廚娘張阿姨早就對夫人的飯量見怪不怪了。對于廚師來說,用餐者把所有食物都心滿意足一掃而光,可謂是最具成就感的事了。谷三不僅吃得半點不剩,連落下的米粒都捻起來送進嘴里。晚餐準備的三人份菜品眼下被她一個人吃完,一會兒給慕容少爺和安小姐那部分還需要再做。

    谷三吃飽了飯,打出一道飽嗝后,和張阿姨笑笑:“謝謝了,阿姨。”

    “不客氣,這都是應該的。夫人,還有什么要吃的?我再給您做!”

    “不用了,吃飽了。”

    說完,谷三從高腳登上下來,舒舒服服摸了摸肚子,便兩手背在身后跟老人散步似得緩緩走出廚房。

    是時慕容宇華和安蓮兩個人正坐在長桌邊吃西餐。兩方都打算當做沒看見就此相安無事擦肩而過,偏偏安蓮還記恨著白天的事兒。她長那么大,沒吃過虧,不論做什么都無往不利,哪兒像今天這樣連遇滑鐵盧,屢屢吃虧?

    安蓮眼看谷三就要經過她身邊,低頭看了眼身前的牛排,又望向她身上的衣服,叉子一滑,刻意將牛排飛了出去。

    伴隨安蓮做作的驚呼聲,眼看牛排就要落到谷三衣上了,谷三卻直接張開嘴,彎下腰來一口接住。

    那一瞬間,安蓮似乎聽見法國的軍號在耳邊吹響,而她下意識想起了拿破侖寫在《君主論》上評價路易十二的一句話。

    “巨大的錯誤。”

    下一刻,谷三如個原始人般粗暴撕咬開牛肉,她大口咀嚼著,眼神也隨之漸漸沉下:“女孩,你用食物當做武器嗎?”

    安蓮感覺自己握著刀叉的手在發抖。

    “我……我是不小心的!”

    谷三捏著剩下半塊牛排走到安蓮面前:“那你還吃嗎?”

    “開什么玩笑?你都吃過了,我怎么可能會——”

    谷三卻沒有等她把話說完,而是直接上前扣住了安蓮的嘴。把剩下那部分塞了進去。女孩終于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她眼神驚恐抬起頭來看著她,嘴大張著,牛肉醬汁順著她下巴朝領口間滑落。

    慕容宇華已拍桌怒吼:“谷三你給我住手!”

    谷三俯下了身來,油膩的手毫無顧忌地順著安蓮的下頜骨慢慢挪到她喉嚨:“聽著,你對我有意見沒關系,你可以敵視我,詆毀我。但是,你不能用食物來表達你的憤怒!把它吃掉,不要浪費。”

    安蓮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她那身紗裙早已被醬汁弄得滿是於穢。

    谷三朝慕容宇華看去:“你也是,我接受你任何挑戰與謾罵,但我的底線就是食物。誰要是拿食物和我開玩笑,我不會放過他。”

    慕容宇華咽了口口水,而后強撐出氣勢反駁道:“我慕容家家大業大,什么沒有?不就是一塊牛肉,你用的著如此苛刻安蓮嗎!”

    “不就是一塊牛肉?”谷三蔑然掃過他們二人,冷言道,“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荒漠中為了一口水可以出賣尊嚴,為了一口飯一塊面包能拋開生命?哪怕現在你衣食無憂,一旦災難來臨,你會后悔今天你浪費的一切。我這是出于善意給你的警告。”

    安蓮眼中再度沁出了淚來,她艱難咀嚼著嘴里的牛排,終于吞吃干凈后開口道:“別,慕容哥哥,嫂子說的對,你不要為了我和嫂子爭吵。”

    谷三舔著手上的醬汁,嘬了口手指沖慕容宇華略微挑釁地挑了挑眉,而后松開了這個小妹妹的下顎,朝餐廳外走去。

    身后果不其然炸響小姑娘嚎啕大哭的聲音。

    眼看安蓮哭得是梨花帶雨,慕容宇華不得不放下刀叉靠近她出言細心安慰起來。

    “蓮蓮,你別哭了。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你再這么哭下去,我的心都要碎了。”可話雖這么說,慕容宇華明顯和安蓮拉開了距離。安蓮伸出手來,示意對方抱住自己,可慕容宇華卻往后退了半步。

    安蓮見狀,哭聲更甚:“慕容哥哥,是我臟了,你不喜歡我了是嗎?”

    慕容宇華臉上表情瞬息萬變,有那么微妙一刻,他甚至發出了“噗嗤”笑聲。哪怕下一秒他用手捂住了嘴,輕咳著想要掩蓋,可對安蓮來說,這仍然是她這一生中遭遇到的最大危機!

    明明現在慕容宇華留在她的身邊而不是跟著谷三走了,可她仍覺得是自己輸了。她一貫愛用的手段無非示弱,可……為何今日她的良方忽然間看起來不起作用?

    凡是她遇到的男人有哪個不為她傾倒,哪個不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頭一次遇上有男人在看見自己痛哭流涕時明顯擺出拒絕的姿勢來!這個谷三究竟是什么類型的敵人?為何如此刁鉆古怪?

    慕容宇華似乎終于平緩了自己的心情,憋住笑后說:“蓮蓮,你上樓去洗洗換身衣服吧。你的房間沒變,東西也都在。”

    安蓮一秒就把表情管理得當,嘴唇微微嘟起,恰到好處表現清純可愛和委屈難過:“那……我今晚在這兒過夜,嫂子不會有意見嗎?”

    慕容宇華捂著嘴回答:“沒事的,留下來吧。她要有意見直接就送你出去了,不會留你這么久的”

    安蓮輕點著頭,在傭人陪伴下離開了。朱里站在慕容宇華身后,看他仍保持同一個動作,很是不解:“老板,您為什么一直要捂著嘴呢?”

    慕容宇華回答:“因為我正努力不讓自己笑出聲。”

    “您原來最心疼安小姐了。”

    “我現在也很心疼她。她雖然表現得傻了點,但是人不壞,而且挺可愛的。就像妹妹。”慕容宇華放下手后坐回到桌旁繼續用餐,頓了頓,他又問朱里,“不過你真覺得安蓮就像她表現得那樣嗎?”

    朱里稍作沉默,回答道:“我不清楚安小姐如何。但是老板,您現在看起來好像有些不一樣。”

    慕容宇華抿了口紅酒:“我還是我,沒有變化啊。我只是覺得有些事很好玩,就比如安蓮。比如谷三。”

    “老板,我其實很奇怪,為何您一直叫夫人谷三?夫人不是姓藍嗎?”

    “她愿意叫什么名字就叫什么名字,對我來說沒有什么區別。名字是個符號,是個代稱。就好像你叫我。”

    “但老板就是老板。”

    慕容宇華笑瞇了眼:“某一刻我覺得‘慕容宇華’就是‘慕容宇華’,這個‘我’膨脹得無限大。但在某一刻我覺得所有人都很渺小,包括我自己。你有這種感覺嗎?”

    朱里歪過頭,他很誠懇:“我沒有過。但是老板,您好像第一次親口說出‘渺小’這個詞。”

    誰料方才還笑瞇瞇地慕容宇華,此刻卻又皺起眉來:“我會那么說不過是謙虛罷了。我能渺小嗎?我可是全市最負盛名的男人!你去告訴谷三,今晚我不回房間了。我不會就此縱著她對蓮蓮如此行事的!”

    朱里仔細回憶了一下幾分鐘前和現在,總覺得眼前的老板像是有了些許不同。他一邊答應下來,一邊又說:“老板,我給您預約一個精神科檢查吧?”

    “你在發什么瘋?”

    “我覺得您可能精分,老板。”

    “……閉嘴,朱里。去做我要求你做的事就夠了,現在,滾。”

    朱里端著平板電腦恭敬點頭:“好的老板,明白了老板。”

    轉頭就消失不見。
哈灵作弊软件 乐乐安徽麻将2019安卓版 重庆幸运农场最近100期 快3开奖甘肃 江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技巧_杨方配资开户 黑龙江11远5开奖结果 欢乐彩下载 基金配资哪家好 今天股市分析 球探体育比分 追光娱乐可靠吗 长春麻将微乐真人版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乐透棋牌游戏平台 麻将来了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