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快穿之非典型套路 > 第七章 雙面人生
    谷三淋著熱水,渾身肌肉漸漸放松下來,這也是在過去幾乎罕見的生活待遇。那種生活,不要說熱水,僅僅只是干凈水源在荒蕪的城市森林中也是奢求。她早就習慣了不洗澡的日子。

    身體上仍然留存運動完后的興奮感,她低頭望著自己的雙手,接住流水后慢慢覆蓋住了面龐。

    溫水,帶著熱氣,夾雜著沐浴液的香味。和慕容宇華身上的香味是一樣的。他像一座溫順的島嶼,哪怕有著不滿刻薄的態度,卻并不會拒絕登島人的索求,這一點讓谷三很是受用。而且這個人并不會在天亮之前就消失不見,又或者因為在下一次襲擊中橫尸街頭。他會活著,繼續留在她身邊。

    當然哪怕離開,也不會在短時間內就遭遇不測。也許這就是和平年代,她所陌生的和平世界。

    等谷三洗完澡神清氣爽裹著浴巾從浴室出來時,慕容宇華窩在被窩中不動了。她沒有回到床邊,只是順手從地面散落的西裝褲里摸出打火機和香煙,坐到一旁的沙發上。

    被窩里露出一雙眼睛:“你不會想在室內抽煙吧?”

    谷三低頭把煙點上,朝那雙眼望去:“醒了?”

    對方立刻又縮回被子里,似乎仍在郁郁不平。谷三望著那隆起的被窩,實在是無奈,他好像一只天真的小羊,第一次被剃光了毛發后羞恥躲藏起來不肯見人。谷三本沒什么耐心做時候安慰,可考慮到這幾個小時所發生一切,終究還是叼著煙走到床邊上,拍了拍慕容宇華:“別悶在被子里頭了。”

    那一團被窩悶悶答話:“你管我!”

    谷三拿過煙灰缸撣了撣煙頭,在床邊坐下:“你怕我就這么走了,翻臉不認人?”

    “哈?笑話!你以為我是什么嬌弱多情的女人嗎?”

    “那你干嘛還這么害羞縮在里面?”

    “我……”慕容宇華把頭從被窩里鉆出些許,意識到自己眼下氣勢矮了半分,連忙起身正襟危坐,“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跟你的婚姻關系應該也不能那么快結束。我覺得我們應該定幾條規矩。”

    谷三慢慢吐出煙來:“鑒于你現在和我是夫妻關系,接下來我會保護你的。”

    “什么保護?我堂堂慕容家繼承人怎么可能需要你來保護!”慕容宇華壓上自己男人的尊嚴一把坐起,試圖做最后掙扎,不料被子一掀,谷三便叼著煙靠過來,捏著他下巴低頭就吻。

    慕容宇華再一次僵在了那兒,谷三把嘴里的煙取了,輕咬著他的嘴唇低聲提醒:“嘴張開。”

    而后便扣著他下顎,指骨分明緊貼在他皮膚之上。慕容宇華腦子有些發蒙,眼前這個女人的吻技絕非一朝一夕就能練成,他才不信這就是奶奶所說全天下最純潔的女人!就是拿他來比,理應當也要比她天真!可惜慕容宇華很快就無暇思考這些,她的吻現在讓他腦子亂成一團,閉上眼時眼睫還在微顫,完全沒有精力再想其他額外的東西。

    這一吻結束,谷三望著眼神些微濕潤迷離起來的男人,撣了撣煙灰,再一次把煙含進了嘴里。慕容宇華這才回過神,咽了口口水沖她道:“女、女人,你這是在玩……玩……”

    “玩什么?”

    “火!”

    “火?”谷三手里還拿著那把打火機,擰開以后,手里一時間玩出花來,看得慕容宇華眼睛都直了,最后打火機蓋子“咔噠”一合,她才又接一句,“好看嗎,這個火?”

    慕容宇華現在恨不得立馬裹著被單沖出去砸他奶奶家的門,大聲告訴他:奶奶!這個女人不僅會打人還會玩魔術!

    但他沒有,他是慕容家的繼承人,是該領域最年輕的霸主,他有他自己的尊嚴!已經丟過一次人了,決不能丟第二次!

    所以慕容先生只是短暫又小幅度的點了一下頭。

    谷三輕笑著捏了捏容宇華的耳廓:“下次找個廢棄大樓,從樓頂往下倒汽油然后點著了,那火更好看。”

    驚訝之際,慕容宇華只有一個問題:“誰會從樓頂往下倒汽油?下面的人不就燒死了?”

    “當然就是為了燒死下面的敵人,不然呢?”

    她神情平淡又認真,明顯不是撒謊。慕容宇華心情微微往下一沉,在相識二十個小時之后,他成為這個世界第一個問出谷三這個問題的人:

    “谷三,你到底是什么人?”

    這個問題問的不錯。

    谷三有那么些微神情怔愣,她把最后一口煙抽完,掐滅在床頭柜的煙灰缸里:“我曾經是個戰士,殺過人,也差點被人殺了。”

    “……所以,你真的不是藍紫曦?”

    “我從一開始就這么說過吧?”

    “但你的指紋、聲紋、外貌所有都證明你沒有任何改變,難道……你真的是靈魂進入到這個女人的身體里?”

    “你想聽實話嗎?”

    慕容宇華的眼神明顯是期待的。

    谷三卻只能告訴他:“我不知道。究竟是靈魂,還是腦電波,或者是別的什么,我唯一知道的是,我死了以后再睜開眼,我就出現在這里了。”

    這件事確實非常奇妙,前一刻她身處廢墟荒野,被一群喪尸圍攻,然而再度醒來,睜眼所見自己卻替代另一個人驅使著身體繼續生活。她曾經聽一些擁有信仰的人說,人死之后會進入天堂——當然,將此地視為天堂似乎也沒什么問題。只是到底為何?她不曾細想。

    慕容宇華從被窩里鉆出來,扯過褲子穿上,他眼神好奇打量著眼前的女人,隨手抓過手表往谷三跟前一扔,對方立刻接住。

    “你變得敏捷。”

    他又指了指自己手腕上和胯骨部分被撞出的淤青:“體能、力量也有大幅度上升。這些就算是你的意識進入到藍紫曦身體也不可能在短短幾十個小時內就會發生改變的。”

    谷三微微挑眉,目光順著他手指的地方上下掃過,男人臉微微一紅:“包括我們剛剛那個……據我所知,至少,藍紫曦應該不會像你一樣這么主動。”

    “是嗎?我不知道了。”

    慕容宇華像是想起什么,轉過頭在一旁的書桌抽屜里翻找起了。半晌取出一個拇指大小扁平的小圓片爬回床♂上,朝她伸出手:“介意嗎?”

    谷三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考慮到他之前的表現,顯然并不會對自己造成什么威脅,也就把手交給了他。慕容宇華把小圓片貼在她拇指上,指端一陣輕微刺痛,男人劃開手機,上面顯示出進度條。

    他低頭在手機上一陣操作,同時也不忘詢問:“你曾在哪里作戰?還是受雇于人的那種雇傭兵?”

    谷三縮回手,拇指上有個細微針孔,血珠慢慢沁出,她把手指含進嘴里。

    “我為自己和要塞作戰。”

    “要塞?”慕容宇華眉頭微微一蹙,上面的進度條就快加載完畢,“我從來沒聽說過。你們的敵人呢?”

    “活死人,或者也可以說是僵尸、喪尸。”

    慕容宇華隨即抬起手來:“行了,我知道是機密,你不用編這些話騙我。”

    “你不相信?”

    “相信什么?你和米拉·喬沃維奇一樣是僵尸女王?別鬧了。”

    手機上驗血報告出來了,慕容宇華快速瀏覽了一遍,嘴里還跟著小聲嘟囔:“這太奇怪了,血液分析上看你也沒有任何改變,沒有血清也沒有病毒痕跡。難道我要帶你去做個腦部CT?”

    谷三看了眼窗外,天竟然又一次的要亮了,而她也漸漸開始感覺到疲憊。她轉回身,看著床上那個認真查看數據的男人:“如果不說那些蠢話,你看起來至少也挺精明的。”

    “蠢話?什么蠢話?哦,你是說——‘女人你在自討欺辱’還是‘我的人,你一根手指都別想碰’這種狂妄又自大的話嗎?”慕容宇華還特意看了眼手機時間,上面顯示凌晨4:08,“我會不受控制說這些。而且一旦到了凌晨四點到六點,我就會覺得自己那種行為特別傻逼。可我控制不了。一覺睡醒我還是會做那些蠢事。”

    谷三有些困惑。

    慕容宇華又從他書桌里拿出一些面板、工具、設備:“順便一說,我覺得你比那個叫安蓮的女人好多了。她只會哭哭啼啼,沒有半點腦子。這兒的大部分人沒有腦子。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很多時間也像個傻逼。”

    他沖到谷三面前,伸手攬住了她的腰用棉簽剮過她口腔上壁,而后又拉著她在白墻前站好,為她拍照。

    “你是因為自己仿佛擁有兩個靈魂,所以才想弄清楚我身上的變化?”

    “不,我一直都是我。這應該怎么說呢?就好像,你的智商會在一天內有所改變?我知道自己說了什么、做了什么,并且在做那些事的時候還覺得理所當然。可我到某一個時間點就會覺得自己做的那些事蠢透了。”

    谷三很認真聽他說完,并表示:“我還以為這是人之常情。”

    “……當然,很多人會這樣,我的幅度比較大而已。既然我們已經結婚了,我不介意跟你分享一下這些。”

    慕容宇華朝她貼近過來,目光中亮晶晶的,比起先前那個自戀又臭屁的他,現在的他看起來倒也并不招人討厭。
哈灵作弊软件 极速11选5什么盘口稳定 100个可操作的网 广东今天36选7开 股票软件下载 49选6彩票公式软件 豪利棋牌app最新版下载 幸运pk10快艇 广东好彩一开奖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 北京麻将机 股票配资顶牛ˉ信任杨方配资 云南未来飞小鸡(曲靖) 山东十一选五历史开 广西快乐10分玩法 甘肃快三开奖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