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快穿之非典型套路 > 第五章 婚禮前夕
    回到18個小時前——

    轟鳴聲打破小區寂靜,谷三騎著摩托一路沖回別墅區,保姆管家迎了出來,劉阿姨站在最前面,伸手接過谷三的頭盔:“二小姐,晚餐在廚房,您還有什么想吃的,我再給您做。”

    “想吃肉。”谷三想都沒想就說三個字,“謝謝了,劉阿姨。”

    劉阿姨興致勃勃往廚房走。藍家母女聽見聲音都從房間里出來了,看谷三全須全尾一個人騎著摩托車回來自然奇怪。藍月箐攙著她媽的手小聲嘀咕:“您不是說,慕容家的人去接她了嗎?她怎么回來了?”

    “不應該啊……我跟慕容家的人說的很明白,這孫楓然和藍紫曦都在,慕容宇華難道咽的下這口氣?”

    藍月箐這下反應過來了:“原來你是讓他們去抓奸!”

    “噓,小聲點!”

    谷三抬頭掃過她們母女倆,眼神淡漠,徑直走入餐廳,像是懶得搭理她二人。

    藍月箐跟著她媽一塊下了樓,到餐廳,看谷三又神情愉快地坐在餐桌前了。她好像只有在吃東西的時候才會露出些許愉悅的神情。

    藍太太接過傭人遞來的水,在谷三身旁坐下試探般問道:“谷小姐,找到那個渣男了嗎?”

    谷三點了頭。

    “那……有遇上其他人嗎?”

    劉阿姨把一份尖椒小炒肉端到谷三面前,谷三把空碗遞上:“阿姨,再來一碗。”

    藍太太以為她沒聽清楚自己的問題,小心翼翼又問了一遍:“有沒有人去那兒找你呀?”

    就看谷三把先前拿著的煙盒丟給她,里頭煙抽完了,就能看見盒子底部沾著的小型定位芯片:“你要不自己問問他?”

    藍太太一聽這話就知道事情透底了,她已見識過谷三狠厲,自然不好與她正面沖突,只好解釋:“明天就是婚禮,你和那慕容先生也沒見過,我就是希望能讓你們見見面先培養培養感情。”

    末了不忘加上一句。

    “我這也是為你好呀,谷小姐。”

    谷三只顧著自己吃飯,劉阿姨做完小炒肉,又給她做了份水煮魚。餐廳里一時間香飄十里。她回過身,見二小姐把碗遞出來了,趕緊又給她添上。

    煙盒在藍太太手里快rou成一團,她坐在那兒神色緊張,就等谷三一個答復。

    谷三連吃五碗飯,tian干凈盤子放下了碗,舒舒服服打出個飽嗝來了,才扭過頭正眼瞧著藍太太:“我是見到他了。”

    藍太太跟站在她身后一直等答案的藍月箐紛紛提起興趣來。

    谷三tian著嘴邊的醬汁:“不過不大經打,一拳就倒了。”

    藍月箐當即就叫喚起來:“你你你……那你打了誰?”

    “還能有誰?”

    “可你不是去對付孫楓然的嗎?”

    聽她提起孫楓然,谷三就順道答:“孫楓然?我也打了。比那個慕容宇華更不經打。”

    藍太太險些從椅子上跌落,硬是叫藍月箐給攙扶著才沒露怯。她說:“藍家跟慕容家的婚事整個東青市都盯著。明天就是婚禮,谷小姐,您再怎么有脾氣,那看在藍紫曦的面子上,也不能斷了我們藍家的財路啊。”

    藍月箐連連點頭:“是呀,我妹妹對我們恨歸恨,但……她到底是藍家人,你可千萬別毀了她心血。好歹你也說了,她是你救命恩人。”

    谷三喝了口水,上下打量起她們母女:“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可也輪到你們來跟我指手畫腳吧?”

    “這怎么叫指手畫腳!要是慕容家連夜退了婚,我……我可怎么和她爸爸交代!”

    谷三就說:“那他們退婚了嗎?”

    母女倆被問得一愣。藍太太趕忙翻出手機,撥通了慕容家那邊的電話。細細一問,婚禮照常舉行,并未有半點改動。這倒是奇了怪了,谷三明確說揍了自己未婚夫,這事兒難道就這么算了?

    谷三見她一時間止了話頭,便從椅子上站起身:“既然沒退,你也該沒什么意見了吧?還有什么事嗎?沒事我休息去了。”

    “等等!”

    藍太太又叫住她。

    谷三已經略微有些沒耐心了:“又怎么了?”

    “婚紗,谷小姐。您還沒試過婚紗。”

    這邊新娘需要試一試婚紗,另一邊,新郎也不得不穿上明天要用的西裝給家里頭的老人家看看模樣。

    慕容宇華小♂腹還隱隱作痛,伸手要系上西裝扣子時嘴角一咧,眉頭緊蹙起來。他站在三面鏡子中央,看著身形修長體型俊美的自己,不免也有些自戀的摸了摸臉。

    助理在身后捧著鏡子,讓他能看到自己每一寸細節。

    “朱里,你說,像我這么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人,是不是不適合結婚?”

    助理朱里沒有說話。慕容宇華又理了理自己的發型,似乎想到他明天的新娘,臉色跟著一沉:“不僅不適合結婚,更不適合找一個暴力沒品位的女人結婚!”

    他這句抱怨話音剛落,就聽身后傳來一聲悶響,是誰將拐杖狠狠砸在了地上。

    “你放肆!”

    慕容宇華聽這聲音連忙轉過身去。

    門外站著位兩鬢斑白的老婦人,身穿舊旗袍,手握龍頭杖,說話聲音氣沉丹田,只一句話就讓歷來不可一世的慕容總裁乖乖噤聲,走上前去攙起她恭恭敬敬喚一聲:“奶奶。”

    慕容老太太拉起慕容宇華的手苦口婆心勸道:“我問過算命的,說你今年必有血光之災,唯有娶這藍家二女兒方可破解。”

    慕容宇華小聲嘀咕:“這個年代……如何能信算命啊。”

    “不可口出狂言。”老太太說,“華兒,你也到該成家立業的年紀,藍家家室雖不比我慕容家,可如若能夠收入麾下,不失為一員大將。如今適逢多事之秋,他們IPO募資失敗,正是羸弱之際。你娶了藍二姑娘,他們必然對我們慕容家感恩戴德。”

    慕容宇華聽著他奶奶前言還談導師算命,后語便道股市金融,瞇起眼,漸露疑惑。知道孫子聽得一頭霧水,老太太也不多說,只是將手中一枚玉佩交到他手里:“你聽好了,華兒。這妻子是你命中貴人,萬萬不可怠慢,知道了嗎?”

    “可我……”

    “別的些女孩,多貪圖你榮華富貴。我知你心里頭是有那么個人選,但你還是聽奶奶的,不會錯的。”

    慕容宇華端著這玉佩嘆出口氣,想著自己腹部傷口,十分不情愿答應下來:“知道了,奶奶。”

    “明日婚禮結束,我就回老宅了,你可千萬別趁我不在欺負新娘子。”

    “奶奶,你放心,我不會的。”還不知道新娘子會不會趁機欺負他呢。

    待送走了老太太,慕容宇華把玉佩丟給了朱里,解開西裝外套在小沙發上長腿一跨坐下問:“現在藍家有什么動靜嗎?”

    朱里取出平板電腦,手指在上面滑動,不多時調出監控影像:“藍小姐到家之后就吃飯了。”

    慕容宇華冷哼:“她還吃得下飯,真是冷酷無情!”

    朱里補充道:“藍小姐不僅吃得下,還吃了五碗。”

    “……怪物。”慕容宇華言畢,揮了揮手,“關了吧,眼不見心不煩。等過了明日婚禮,日日得對著她。你去找找資料,我就不信,找不著對付她的主意了。”

    朱里聞言,將平板電腦收好,接了任務便要出去,誰想慕容宇華又叫住他:“對了,蓮蓮那……”

    “安小姐給您打過電話,但照老太太吩咐,掛了。”

    “也罷。”慕容宇華眉目微蹙嘆出口氣,他坐在沙發上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也都是身不由己,無可奈何。她若能理解,也好。”

    另一邊,藍家大宅——

    藍月箐和她媽手足無措望著谷三。房間中央放著璀璨、華麗的婚紗,明天一早,谷三就要穿著她以藍紫曦的身份出嫁,然而谷三答案簡單又粗暴。

    “結婚可以,不穿婚紗。”

    她撩起婚紗一角并且評價:“穿這玩意兒打架會摔倒。”

    藍月箐聽完在當即喊道:“誰會穿著婚紗打架?況且這么華麗貴重的婚紗不應該是每個女孩心里的夢嗎!”

    谷三似乎看出她眼神之中的灼熱,朝她挑眉:“喜歡?你拿套衣褲過來,我跟你換。”

    “真的?”藍月箐眼睛一亮,差點就要沖上去了,被她媽一把拉住。藍太太苦口婆心勸:“現在全市的人都盯著你和慕容家的婚事,婚紗不穿,結什么婚啊?”

    谷三叼著支煙往沙發里頭陷進去:“我看過舊文明時期的錄像,知道婚禮是怎么回事。不也有都穿西裝的婚禮嗎?藍月箐,你把西裝拿來,婚紗歸你。”

    “真的嗎!”

    藍夫人瞪她:“你這臭丫頭趕緊給我閉嘴吧!”

    “我沒開玩笑。”谷三抬眼,繼續蠱惑藍月箐“這婚紗,不便宜吧?你不想要?隨便找套西裝給我就行。怎么樣?換嗎?”

    藍月箐蠢蠢欲動,要不是她媽硬拉著她,她早就答應了。扭頭還可憐巴巴看著她媽想求情:“要不……就聽谷三的,西裝婚紗吧。”

    “你爸明天一早的飛機到婚禮現場,你就打算讓他牽著一個穿西裝的假小子進禮堂?”

    谷三兩手一攤:“有什么問題嗎?我又不是裸著進禮堂。”

    藍月箐這會兒完全被說服了:“是啊,她也不是裸著去啊。大不了……大不了到時候讓谷小姐自己說服爸爸好了。”

    谷三彈了彈煙灰,沖藍月箐挑了挑眉,那姑娘當即抱起婚紗就沖,藍太太攔都攔不住。

    坐在那兒的女人聳了聳肩,木已成舟,便掐滅了煙站起身:“我去休息了,明天見。”
哈灵作弊软件 江苏快三倍投公式 捕鱼达人3旧版本去哪里下载 四川熊猫麻将软件下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哈尔滨麻将赢钱技巧 甘肃快3基本走势分析图 黑龙江体彩22选5 黑龙江11选5开奖基本走势 深圳风采2019 pc蛋蛋分析软件 福利福彩十五选五开奖 贵州快三游戏规则图片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记录 江苏11选5遗漏报表 河南快赢481app下载 大胡安庆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