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我家娘子是個兔子精 > 第318章 你是不是當人當久了忘記自己多少歲了?
    容氏被三愣子派人帶過來的這一路上,不少漢子都對容氏很客氣,有的甚至還提醒她心腳下,畢竟這校場里的路并不好走。

    宋西風將這所有的一切都給納入了眼底,在看見容氏朝著這邊來的時候,宋西風也就往前走了一步。

    ”短短幾,倒是會拉攏人。長地這般丑,也有這么多人給你讓路?“宋西風輕笑了句,看向容氏的目光帶著明顯的輕蔑。

    容氏回頭看了看,然后在地上寫道:“沒有你的那么不堪,他們只不過是因為我當初給過粥飯罷了。”

    之前,她并沒有察覺到那些乞丐有什么不同,所以只以為是尋常的乞丐,也就給了許多的善意。

    她也清楚,不少人如今對自己客氣,約莫是因為當初自己的善意。

    而宋西風最最嫌棄的就是這些。

    “你心中有事兒?”宋西風讓周圍的人都退了下去,然后朝著容氏問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在想你那個養女的事情吧?既然你心中如此愧疚,為何不自裁了絕?”

    “你自己不自裁,偏偏還要到我這西風寨來?”宋西風伸手捏住了容氏的下巴:“你在打什么主意?是想讓我和沈春生更加的水火不容嗎?”

    他年輕時便和沈地主杠上了,這么多年來,兩人可以是死敵了。

    “只有到西風寨,我才有一個解釋的機會。”容氏在地上寫道:“如果我留在姜家,除了會給姜家帶來麻煩以外,還會讓自己直接被沈春生給抓走,如果被沈春生抓走,我就沒有任何解釋的機會了。”

    她在求一個機會,求一個可以好好的跟沈蘇攤開的機會。

    “呵,那你憑什么以為,西風寨會讓你有這個跟養女心平氣和話的機會?”宋西風笑得愈發冷冽:“那你就不怕給我西風寨帶來麻煩?”

    容氏搖頭,寫道:“這不一樣。”

    宋西風冷嗤:“如何不一樣?”

    “因為,你本來便想殺我。”

    這是容氏寫的最后一句話,這一行字寫完以后,宋西風長久都沒有再什么。

    畢竟,容氏的沒錯,他的確一開始就想將她抓過來,以此來要挾沈春生。

    沈春生自然是不會妥協的,也不會保住容氏的命,畢竟,當初容氏落得慘死就是他的手筆。而他也不在乎容氏的命,所以,但凡容氏落在了自己的手里,自然是逃不過一個死的結局。

    想到這里,宋西風也就不再話了,他沒必要和一個將死之人什么。

    容氏見宋西風不再什么,她也就不在這里久留了,轉身就朝著來的地方又走了回去。

    ………………

    姜家,

    白嫣這學針灸的事兒剛剛放下,姜承衍就發現自家媳婦兒又開始搗鼓別的東西了。一堆藥草被她給掂成了黑乎乎的一片,然后就見她敷在了自己的臉上。

    “相公,娘親了,這是讓人容顏永駐的。”白嫣拍了拍自己臉上黑乎乎的一片。

    姜承衍面無表情的應了一句。

    “相公你不敷嗎?你年紀都大了。”

    姜承衍:“???”

    “你是不是當缺久了忘了自己多少歲了??”

    
哈灵作弊软件 11选5山东夺金走 股票涨跌幅怎么算公式 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微乐捉鸡麻将苹果版 基金配资平台 广东11选5免费人 甘肃快3开奖直播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亿多配资 只碰不吃牌广东麻将技巧 安徽快三和值推荐 辽宁35选7一等奖多少钱 炒股入门知识视频从零开始学 富深所 打麻将斗地主下载免费 私募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