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修真小說 > 重修升級之路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滋潤的囚犯
    話分兩頭,此時,西南古寨之中,鬼婆所在的寨子,關押胖和尚的地方……

    “噔,噔,噔,噔,噔——”

    緩慢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剛剛睡了一覺的胖和尚無力地抬起頭,微微睜睜了眼皮,看著門口。

    正在此時大門打開,走進來一個人,是來送飯的。

    現在是晚飯時間了,所有那個人又來了,這幾天胖和尚在這里待著,他身邊的老是這個人,他都記住了,看著自己的、給自己送飯的、沒事兒來巡視一樣的……都被他懟過!

    現在這幫人都挺怕他的,巡視的那幾號人,都不愛下來看他,但是上命所差,這里必須是要來的,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下來,挨兩句懟趕緊上去。

    關鍵的是他們都已經反映上去了,這個和尚除了佛光護體以外,根本就沒什么法力!

    也就是說,他就是個防御型的,根本就辦法自己攻擊,所以也沒必要下來看他。

    但上面不聽……

    唉,人生如此艱難,已經是底層人員了,還要被一個明明是自己抓來的囚犯懟,啥事兒啊都是!

    下來那人,長相上看不出什么特殊的,手上拿著一個不銹鋼的小碗,碗里面是一些可能是炒的也可能是燉的蔬菜,都看不出來是什么菜,綠油油的。

    “呦,孫子來了!”胖和尚看著這個來給自己送飯的家伙,笑了笑,戲謔的叫道。

    “……”那個人一陣無語,但也沒辦法,連自己老大都拿他沒辦法,更別說自己了,打他也沒用,而且鬼婆那個家伙也不知道哪根筋兒錯了,非不讓他死,所以必須得給他吃飯!

    人生啊……

    那送飯的一臉生無可戀,端著菜碗走到他身邊了,看守走了過來,解開胖和尚右手的繩子,遞給他筷子,讓他吃飯。

    因為綁他手臂的繩子有兩條,一條在手腕,一條在上臂,解開的只是手腕上的而已,所以他只有手肘以下的部位才能動彈,這樣也是保險起見。

    胖和尚接過筷子,去挑碗里的菜,然后遞到嘴里,因為上臂不能動,所以吃的很慢,而且一筷子也夾不上來多少。

    “端好了啊孫子,不然我可打小報告!給你小鞋穿!”

    胖和尚邊吃邊說,那樣子,除了被綁著這一條看著有些狼狽,其余的,就好像他才是個大爺一樣!

    那送飯的黑著臉,權當自己聾了,跟個機器人一樣,端著碗也不動彈。

    一旁的守衛一邊看著胖子別讓他耍花樣,一邊用同情的眼神看著這個貨。

    他們守衛老在這兒,胖子懟一會兒覺得無聊,說來說去就這倆人也就不說了,但那送飯的飯點兒才來一次,那不得趁著這個時候多懟兩句?

    最慘的還是巡視的!送飯的好歹也是一天三次,那巡視的一天就兩次,越少越慘!

    最關鍵他給人家起外號,那個頭發少的他就“禿子”、“光頭”的叫,像這種沒什么特點的,本來還以為能躲過一劫,結果人家又玩上倫理哏了!

    這個是兒子,那個是孫子,就他被關在這兒的這兩天,子孫滿堂了都!

    胖和尚吃著飯,還得吐槽:“你們的有多窮啊?我看你們穿的也挺好啊,怎么連點兒肉都沒有?我跟你講,佛爺我作為佛門子弟,那愛心大大滴,尤其喜歡小動物,喜歡到什么地步呢?頓頓都得有!這兩天在你這兒,給我餓瘦了都!”

    旁邊守衛看著那胖子圓滾滾、肥嘟嘟的肚子,一臉的不相信,斜著眼瞅他。

    “不是我說你們啊。”胖和尚還在繼續嘴炮,完全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覺悟。“你們的菜做的是賊難吃啊!比學校食堂都有一拼,真的,農民伯伯要是知道你們把他辛苦種出來的菜做的這么難吃,都能當場氣到去世!”

    “……”

    忍!我忍!

    這就是那個送飯的苦逼的真實內心,這樣的玩意兒,你不忍還能怎么辦?

    好在本來菜就不多,胖和尚吃了一會兒也就吃完了,噩夢終于是結束了,送飯的可憐蟲趕緊后退,身邊守衛立刻從胖和尚手上拿走筷子,拿來繩子,再給他綁起來。

    胖和尚反抗都不反抗的,只是一臉的難過,嘆氣道:“唉——太苦了,連肉都沒有,等我出去了,肯定要大吃一頓!”

    那守衛邊綁繩子邊不屑地哼了一聲,心說你還能出去?就算是鬼婆交代不能殺了你,要每天定時送飯,但你想出去也不可能了!這種地方,就算你再性格樂觀,待時間長了,早晚瘋了!

    這也是他們這些和胖和尚近的人的唯一心里安慰,希望這個貨早點兒受不了囚禁的生活,趕緊發瘋,他們就能輕松了。

    但當然了,這也只能是個精神騙局了……

    胖和尚正惆悵呢,沒有肉吃,突然聽到身邊綁自己的人已十分不屑的語氣“哼”了一聲。

    這還能忍?!

    不行!我胖和尚受不了這個委屈!

    “你知道我出去之后要吃什么嗎?”胖和尚歪頭看著那個守衛,不懷好意的問道。

    “啊?”那守衛滿不在意。“不知道。”

    “哦,這樣啊,你聽著哈,我要吃炸雞,烤鴨,新奧爾良烤雞,還有烤肉,還有麻辣火鍋,涮個小肥羊、小肥牛、小肥豬,還有牛丸、甜不辣……哎呀,還有豬肘子、醬豬蹄、燉雞、鐵鍋燉大鵝,鐵鍋燉魚,你知道這些怎么做嗎?我跟你說啊,要先選……”

    他在這兒跟報菜名似的說菜,說完了居然還要教人家做菜似的開始說起這些菜都是怎么做的了!

    旁邊那守衛聽著,口水差點兒把這個屋子給淹了!

    “別說了!求您了!我錯了,佛爺您別說了!”

    守衛瞬間認慫……

    送菜的那個從他說出新奧爾良烤雞的時候就已經覺得不對了,立刻逃命似的沖出了屋子,“噔噔噔噔噔”就上去了,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胖和尚心滿意足的看著面前這個對自己鞠躬道歉的人,一臉的滿足,搖頭晃腦道:“嗯,知錯就好,以后不要這么作死了哦。”

    哼!佛爺我還治不理了你了?

    后來他告訴我,從小到大,他用這一招整過不少人,我立刻深表贊同,我也一樣!

    尤其是在學校的時候,同桌或是前桌這些附近的人上著課餓了,我就來這么一套。

    本來我是想來段報菜名的,因為我也是德云男孩兒嘛,這種貫口還是會的。

    但有個問題,那就是這些菜可能是因為他們沒吃過,還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聽了之后沒多少反應,我就開始改套路了,說些他們熟悉的……

    就跟這個胖和尚此時所用技能如出一轍,炸雞、烤肉、火鍋、烤鴨來一套!

    百試百靈!附近的人全都是對我又恨又怕,但又打不過我,很是崩潰……

    外面,那個送菜的跑出來之后,發現已經聽不到胖和尚的聲音了,頓時松了一口氣,這才停下腳步,開始慢悠悠的向廚房走去——他得去還碗。

    整這個時候,突然他眼角一動,余光中瞥到一個人影,頓時心中一沉,好像被猛獸、毒蛇給盯上了一般,霎時間全身都涼了,一點兒也不敢動!

    “您,您這是……”

    那人機械性的轉過頭,另一邊,緩緩走來的人,正是鬼婆!

    自從前幾天她給那個女祭司上了一課之后,女祭司終于是認清了他們之間的差距,也知道了,自己是根本控制不住這位傳說中的人物的。

    所以后來她就下令了,不要限制鬼婆的行動,整個寨子,可以讓她自由行動,只要別出寨子,就任由她去就好了。

    廢話,這種人物,這種手段,誰敢惹?你惹怒了她,你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而鬼婆在得到了地位之后,便跟女祭司說了,不要傷害胖和尚,而女祭司也只能同意,畢竟也不算過分。所以才有了這位苦逼的現在處境,每天都要去被那胖子懟一番。

    但他也沒辦法啊,自己的話沒分量,自己受苦,女祭司可不受苦,她又怎么可能因為體諒下屬而去駁回鬼婆的提議?

    所以說鬼婆是導致他現在必須受苦的直接元兇也沒錯,但他能怎么辦?他也不敢報復……

    “鬼婆。”那送菜的倒霉蛋站到一邊,對她九十度鞠躬,恭敬的叫道,雙眼直勾勾的盯著地面,半點兒不敢看她!

    鬼婆理都沒理她,直接從他身邊走了過去,繼續向前走。

    那貨剛從那個地方出來,他太知道鬼婆是要去哪兒了,這是要去那個關押胖和尚的地下室啊。

    不知道為什么,這個鬼婆似乎對胖和尚很有興趣,不讓他死,還經常去他那里看他。

    但是除此之外,其他的行為舉止也沒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說是背叛也太過了一點,只是對囚犯好了一點兒而已。

    這時,鬼婆的身后,那位女祭司也是從屋中走了出來,盯著那位的背影,雙眉緊鎖。

    別人不知道,她知道,這位鬼婆,可是很欣賞這世上的強者的,胖和尚雖然沒有法力,但佛光護體,甚至能夠把她的大紅蓮都給壓住,這就已經是她心目中的強者了!

    只希望……不要影響大局就好啊。

    她這么想著,看著那鬼婆逐漸接近地下室。

    攔是不敢攔的,自己根本沒勝算。

    可就在這時,突然一股陰風從外面吹了進來,直吹得外面的人衣襟亂飛。

    那送菜的苦逼實力低,此時更是緊張萬分,雙腿發抖站不穩, 被這陰風一吹,頓時“噗通”一聲,栽倒在地!

    “怎……怎么回事啊?”那人摔在地上,摔懵了都好,趕緊掙扎著站起來,一邊抵擋著狂風,一邊喊道。

    而那位女祭司站在原地,長發被吹倒了面前,感受著身后吹來的風,瞳孔突然收縮成了一點,但嘴角,卻不受控制的微微上揚。

    那鬼婆正在往前走,感受到身后的風力,突然停下腳步,手中拐杖重重的向著地面一杵,震出一片塵土!

    瞬間,就好像是扔出了一枚定風珠一樣,那風霎時間便停住了,消失的毫無征兆,停止的詭異萬分!

    “怎么回事?”

    “怎么了?!”

    可能是感受到了這里的異動,一群人從各處跑了出來,如臨大敵一般的看著周圍,但等他們看到了那女祭司身后的人之后,卻全都呆若木雞了。

    “原來是你回來了啊。”鬼婆緩緩轉過身,冷聲說道,語氣和表情中全是不善之意。

    “太……太好了。”那送菜的苦逼癱坐在地上,突然笑了起來,好像溺水之人看到救命稻草。“強力的大人物來這里了!”

    “吼——!”

    “太棒了,終于不用提心吊膽了!”

    一群人此時也終于反應過來,開始興奮的叫道。

    女祭司緩緩轉過頭去,看著身后的那個帶著圓墨鏡的皮膚如枯樹一般的矮小男人,恭恭敬敬的跪拜了下來。

    “您來了,七爺!”
哈灵作弊软件 浙江11选5基本走 股票推荐_天牛宝名气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快 陕西11选5开奖结 26选5开奖结果查 股票看持仓价还是成本价 个人投资理财方式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2012上证指数 富深所配资 炫多配资 下载长沙麻将 大众麻将规则胡图解 上海上海快三开奖查询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