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魅力太高怎么辦 > 053、小緹娜,你學壞了(求收藏求推薦票!)
    賭場女郎達芙妮搖身變成杰尼亞裁縫鋪的銷售員,中間只用了幾天的時間。

    為了能夠離開“地獄”,達芙妮也是拼了。

    雖然女變男刺殺伍德的緹娜身份同樣不簡單,至少她給了達芙妮希望。

    從前達芙妮只是個平民,接受了緹娜的教導,跳過實習期,直接進入杰尼亞一家店干起了【銷售員】。

    賭場女郎和銷售的工作存在相通之處,都是激發客戶砸錢的欲望。

    只不過后者的語言大于肢體動作,前者的目標百分百是獨自來賭錢的男性客戶。

    所以達芙妮學得很快,也算是沒有辜負緹娜對她的期望。

    昨晚二人趕回了圣安村,簡單熟悉后,緹娜立即把李茶的畫像、個人資料交給了達芙妮。

    告訴她,“接下來你的任務就是接近這個男人,爬上他的床,成為他的夫人。如果他不死,你永遠都是安德烈夫人,他死了,你便可以獲得真正的自由,這一點我向你保證。”

    ……

    圣安村杰尼亞的小廚房里,緹娜靜靜地看著達芙妮。

    “小家伙,別以為我不清楚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你發現李茶很強大,想盡快離開我,可你忘了我是誰,在這里我可以隨手要了任何人的命,而且洛丁城執法隊還在尋找你,他們有多關注你,你比我更清楚。”

    警察找達芙妮,必然與伍德的死有關,因為她是當晚唯一一個“接觸”過殺人兇手豪克的人。

    豪克其實是緹娜,可惜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兩人都沒有半點聯系。

    達芙妮的身份曝光就不一樣了,到時候無論她說假話、說真話,都會死得很難看。

    傳聞賭場老板,也就是伍德有位更兇殘的哥哥。

    那是個極其狠毒的人,但他們的兄弟感情很好。

    其實當晚,達芙妮身上并沒有任務,是她自己主動湊到假扮豪克的緹娜身邊。

    而伍德死亡的時刻,達芙妮本不該出現在賭場正門。

    不知為什么,她去了,剛好看見緹娜丟心臟的一幕。

    眼瞧著這個女人輕輕松松便把她塞進全國馳名的杰尼亞,達芙妮以為可以安生一陣。

    實際上緹娜的性子比獨眼湯姆更急,簡單調教過后,立即趕回了圣安村。

    達芙妮還知道,伍德的親哥哥是索蘭村的村長,兩座村子之間相距不遠。

    昨晚她一宿沒睡,因為害怕恐懼。

    她承認剛才的表演有點過了,可她現在的任務不正是勾引圣安村長李茶嗎?

    緹娜端走咖啡,說道:“我給你的資料仔細看清楚,李茶性格謹慎,你的表現只會讓他覺得,你對他有企圖。”

    “在這里,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吧。”

    搖了搖頭,緹娜繞過前廳,走進小包廂。

    李茶說:“停。”

    同時轉動左手無名指上的藍寶石戒指,念出咒語。

    緹娜小姐果斷停步,目視前方,紋絲不動。

    李茶看她的狀態,催眠效果正常,抬手要咖啡。

    “咱們聊聊,緹娜小姐。”

    “好的,尊敬的李茶少爺,和您聊天是我的榮幸。”

    李茶命令她坐下來,擼下新一枚藍寶石戒指,動作流暢,如同擼自己的戒指。

    “我交給你的刺殺任務怎么樣了?”

    “順利完成,李茶少爺,殺死伍德的人叫做豪克,是一名賭徒。”

    “后續呢,雖然我沒有吩咐你,你手里應該有后續的信息。”

    “您的智慧令我慚愧……癩皮狗伍德死后,他的副手獨眼湯姆接管了賭場。”

    “中間沒有發生半點沖突,于是我又調查了一番,發現洛丁賭場的實際控制人是伍德的哥哥,索蘭村長費德森。”

    李茶猜伍德他哥不是什么好東西,果然被他猜中了。

    “你有沒有費德森的個人信息,詳盡一點的?”

    緹娜點頭說有……

    很難想象,費德森一名村長竟然是六家賭場的老板。

    圣安村民的印象中,隔壁村村長比老弗蘭德靠譜許多,沒有那么貪婪。

    索蘭村非獨立領地,無減免稅負的福利,索蘭村村民的生活卻不比圣安差多少。

    由于索蘭距離洛丁城更近,周圍沒有山,貿易方面更加發達。

    費德森是一名爵士。

    “什么,他是貴族?”李茶詫異地道。

    李茶來自現代,對貴族制度不感冒。

    不過【村長】的職業簡介上寫得很明白,貴族專克村長。

    “費德森先當上的村長,還是先被授予的爵位?”

    緹娜說:“前者,李茶少爺。”

    “一名小小的爵士,其實對您的威脅不大,它只是海耶斯男爵為了讓費德森更聽話,賜給他的空銜。”

    “海耶斯又是誰?”

    “他的全名叫做海耶斯·格魯,是格魯子爵的大兒子,也是格魯當中最有可能繼承子爵爵位的兒子。”

    李茶忽然感覺,事情越鬧越大。

    不是說伍德的死,也不是3000金,而是安德烈農場。

    “難道那位子爵閣下才是趕走前任安德烈的幕后黑手?……如果是出于收回領地的目的,他直接下命令,安德烈沒可能反抗。”

    輕咳一聲,李茶將剩下的半杯咖啡喝光,再說:“格魯子爵不著急,先跟我聊聊海耶斯男爵。”

    ……

    一塊子爵領,囊括數名男爵、從男爵、榮譽爵士,城主、鎮長、村長,其中的關系之復雜,李茶聽完一半就覺得腦仁疼。

    “反正我知道費德森因為弟弟的死發狂了,這樣我這邊應該還能消停一陣。”

    “格魯子爵真的是幕后黑手的話……男爵我都干不過,只得繼續使用拖延戰術。”

    “等公測玩家上線,我才有跟他們叫板的本錢,最不濟我還可以給玩家發寶藏任務,讓玩家跟男爵子爵閣下對A。”

    “伍德的死證明帶點劇情的NPC死后不會復活,只要玩家能夠A死他們……稍微等一下,還有和諧巨獸這道門檻呢。”

    這件事需要從長計議。

    再次伸手,他對緹娜說:“把你的錢包給我瞧瞧。”

    “是,李茶少爺。”

    熟悉的花色,熟悉的材料,李茶一拉拉鏈打開錢包,滿面的笑容陡然消失。

    “除了私人物品只有不到10個銀幣?”

    “小緹娜你學壞了,學會藏錢了。”

    李茶打了一記響指,“把你的金幣拿出來給我看看!”

    說完,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哈灵作弊软件 捕鱼来了红包版 3d试机号今天开机号表 pc蛋蛋登陆不了 2019平特一肖怎么算 浙江快乐十二走势图手机版 老11选5*? 浙江20选5带坐标连线 36选7彩票走势图 永利棋牌源码 老快3开奖号码百度百科 湖北30选5奖池查询 宁夏股票配资 微信捕鱼电玩城 微乐江西麻将破解版 快乐十二开奖结果四 大乐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