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我不登天 > 第九十六章 兩個胖子的愛情
    隨著時間的推進,整個土丘已經滿布了血腥之氣,而一直沒有變化的兩界花總算是有了一點變化。

    花葉的脈絡之上開始出現了一絲模糊的紅色,很妖艷,如果仔細的聞一下的話,能夠聞到若有若無的血腥之氣,而本來在兩界花上互相傾軋的生死之氣似乎也在慢慢的消退。變化雖然細微,但是總算是有了,那便比之前那種一動不動如同望海的大石頭王八強多了。(當然了,那是鰲,別聽任意瞎 B B,他是文盲。)

    再過了一會,那脈絡還是那樣要死不活的一點紅暈。至此,我發現,老子根本沒必要守著這兩界花,原因是這玩意長勢太踏馬的不喜人了,這要是放在我老家,老子早一鐵鍬鏟了它了,種顆西瓜都比它強,長的還快,又解餓,又解渴。所以,我現在的表情是撇著嘴瞪著這兩界花,眼中全是滿滿的嫌棄。

    于是,在另一片空間之中,花農直接就炸了。

    “老子辛辛苦苦得來的兩界花,小兔崽子居然還嫌棄,還有沒有天理了?老子要手刃了王八蛋。”花農瞪著眼前的一片云霧,透過云霧能夠看到我在土丘之上被各種攻擊轟的抱頭鼠竄。

    “你去試試呀。”一個懶懶的聲音在花農的身后響起。

    女人,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娥眉淡掃,媚眼含春,紅唇欲滴,膚如凝脂。

    “夫人,我也就是痛快一下嘴,我哪敢呀。”花農暴走的姿態瞬間轉換,回頭的時候已經是一臉的“諂媚”。

    “我倒是希望你敢,那樣的話,孟婆姐姐絕對會直接宰了你,那樣我也能不用天天看著你這個死胖子了,看了上萬年了,老娘真是看的夠夠的了。”女人聲音依然溫柔,只是那說的話,卻是讓花農不停的縮著脖子,好像有冷風一直在朝著他的脖領子里邊灌一樣。

    “夫人,你是舍不得我的,這一點我非常自信。”花農一本正經的和身后的漂亮女人說著。

    “老娘當初是怎么看上的你,上萬年的時間,你當初的優點已經消失的差不多了,不過老娘還真的是喜歡你,尤其是喜歡你這盲目自信的勁頭。”女人說。

    女人終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肚子比花農還大,這么一看,花農和眼前的女人倒是真的般配,不用看別的,看肚子。

    兩人站在這神秘的地方,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眼睛看著土丘上的戰斗,倒是看的津津有味,就像是兩個頑皮的孩子在看一群螞蟻打架一樣。

    我又跑了。

    原因有以下兩點:一、兩界花很明顯很抗揍,而且,短期之內也不可能開放。二、老子現在絕對是眾矢之的,沒辦法,整個土丘就這么大的一點地方,山頂之上更是小的可憐,能夠容下三四個人已經不錯了,而且,現在其他的人已經被我給送去投胎了。

    再跑出去之后,我決定要休息一下,沒辦法,這么混亂的戰斗已經持續了快一天的時間,在生死之氣的侵擾下,即使是強如我們這些修煉者,現在也是一臉的疲憊,不單要小心身邊捅過來的刀子,還要無時無刻的收割著其他生物的生命,而且,還要一刻不停的抵抗那土丘之上的生死之氣。老話說的好:墻倒眾人推。嗯,有道理。

    我直接跑出了土丘的范圍,剛剛離開這個范圍,就發現一個讓人高興的事情,一旦離開了土丘的范圍,似乎那些一直折騰著自己的生死之氣便是消失了。

    選了一個相對來說視野不錯,也比較安全的地方,身形一晃之間,我已經沖了出去。

    花農:“夫人,快來看。”

    花農夫人挺著肚子一步三晃的走了過來,努力的朝著花農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緊接著,一直云淡風輕的臉上,終是有了一點喜色。

    花農:“你說小王八蛋能不能活著出來?”花農搓著手,看著我沖出去的方向。

    花農夫人:“我賭他一定能出來。”

    花農瞬間便是一臉的苦相,像是活生生被塞進嘴里兩公斤的黃蓮一樣,只是臉上雖苦,但是花農的眼中卻是滿滿的幸福,畢竟,那處所謂的險地,本來便是他自己設置的,任意能不能出來,全是在他的一念之間,而自己的夫人這個賭法,顯然是必贏的,這樣的結果,本來也是自己想要看到的,這個應該就是兩個胖子的愛情吧。

    很好的一處地方,空氣清新而且潮濕,有花,有草,有樹木、山川、河流,甚至還能偶爾聽見一兩聲的鳥叫聲,只是進入的瞬間,便感覺好像是來到了仙境一樣。

    狠狠的吸了一口略帶潮濕的空氣,那種清新的感覺讓自己整個人都是舒服了很多,好像是連長期干燥的關節都突然變的濕潤,有了活力一樣。

    所以,我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戰。

    完了,踏馬的,這肯定是鉆到不該鉆的地方來了。傻子都知道,地府這個干干巴巴,除了漫天的黃沙和灰白的天空以外,幾乎就剩下血腥氣的地方,怎么可能有這樣的世外桃源,事出反常必有妖這事,在地府里絕對是準的。

    正想呢,身子突然便是一個趔趄,原來,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身邊的雜草和樹木的枝條已經悄無聲息的爬到了自己的雙腿之上,然后便是猛的一拉,就算我有天大的本事,但是這么突然的一下子,我也是被徹底的拉倒在了地上。

    尼瑪!食人花呀?

    我努力的掙扎著,可惜,身邊的這些雜草和樹木的枝條就像是游泳時候遇見的水草一樣,越是掙扎便捆的越緊,好像老子越掙扎,它們越是興奮一樣。

    草!放開老子,老子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不會對植物產生任何的興趣的。

    力量涌動,狂暴的力量瞬間便是從全身的各個部位噴涌而出,枝條和雜草斷裂的聲音清晰的傳來,只可惜,這些雜草和枝條實在是太多了,即使我能夠崩斷許多,但是更多的枝條還是一瞬間便再次沖上,只是幾息之間,我已經被活脫脫的捆成了一個粽子,這要是再架起柴火,燒上一鍋的開水,簡單的煮上個幾十分鐘,我就可以扔到汨羅江里幫屈原前輩去趕魚蝦了。

    “木靈,火靈。”沒有辦法,我只能是腦袋里吼了一聲。

    兩個小家伙瞬間出現在我的面前,瞪著被捆成了一個大粽子,并且正在被快速的朝著一個方向拖動著,極有可能是要被行不軌之事的我,然后,然后就是笑了起來。

    笑的非常的開心、爽朗,木靈笑的直接倒在了我的身上,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粽子的身上,四肢瘋狂的甩動著。火靈畢竟是女孩,笑起來總也是比較矜持的,但是也是直接抱著肚子彎了下去,從渾身抽搐的樣子來看,丫頭笑的應該是比木靈還開心。

    “你倆還不趕緊把我弄出來。”我像兩個小家伙傳達著暴躁的意識。

    可惜,兩個小家伙現在顯然還沒有笑夠,你丫的,至于嗎?不就是被捆成了一個粽子嗎?有那么好笑嗎?我是這樣認為的,但是卻忘記了,我現在只是感覺自己被里三層外三層的捆成了一個粽子,而兩個小家伙眼里的我,卻是另外的一番造型。

    肥頭大耳,胸脯高聳,還他娘的下垂了,肚子更是肥大的如同懷了一窩小豬的母豬,更讓兩個小家伙受不了的是,我那個應該是褲襠的部位,如今居然明晃晃的被雜草的葉子編織成了一個頗為生動的二維碼的樣子。

    尼瑪,誰見過把二維碼放在褲襠上的,老子掃碼到底是為了付款還是交友?

    這一切,我自然是沒法看見,如果我能夠看見,我絕對會瞬間知道到底是誰干了這一切,又是二維碼,又是曼妙身材的,這樣的生活氣息,除了每天兜里揣著香煙的花農以外,絕對不會有第二個人。

    終于,兩個小家伙笑夠了,也總算是出手了。

    木靈手指點出,拉著我跑的植物迅速枯萎,然后腐爛,自然更早便是已經斷開了。然后肥肥胖胖的手指再點,我身上的植物一陣變化,我眼前也是徹底失去了光亮。

    下一刻,有溫熱的溫度傳來,然后溫度便是快速的升高,只是幾息之間,我感覺自己真的變成了一個粽子,而且很有可能是被扔進了高壓鍋里煮的粽子。

    我打!

    火靈清脆的聲音響起,胸腹之間更是如同被重錘擊中一樣,差一點一口氣沒上來,直接把我憋死過去,然后我便清晰的感覺到自己飛了出去。

    轟然落地,眼前也再次恢復了光芒,然后,然后我便熱氣騰騰的從那“粽子葉”總破殼而出了。

    粽子葉是假的,但是熱氣騰騰的我倒是真的。無論是誰,讓狠狠的蒸上幾十秒,熱氣騰騰絕對已經是輕的了。

    兩個小家伙依然在那里忙乎,背對著我,很辛苦的樣子。

    我不由的感慨,到底還是火靈和木靈懂事。

    只是我卻沒有看見兩個小家伙的表情,和他們努力的控制著,但是卻依然在微微聳動的肩膀。

    很快,這一片世外桃源便被燒成了一處白地。

    而對于這樣的結局,花農看的眼珠子差一點掉在地上,他萬萬也想不到,會冒出這兩個變態的小東西,一個抽水,一個點火,配合的簡直就是天衣無縫,自己費了半天的力氣搞出來的這么一塊為了考驗采兩界花之人的地方,就生生被燒成了一片白地。

    “下個十年,家務活全是你的了。”夫人在身后拍拍花農肉乎乎的肩膀。

    “夫人,你看這兩個小東西。”家務活這種事,反正都是花農自己的,所以,對于這樣的結果,他直接選擇了忽略,而是指著我身邊的木靈和火靈。

    “靈種呀。”夫人微微探了一下身子,隨后道。

    “我要是有那個木靈的話……”花農雙眼放光的盯著木靈,嘴角有一道亮晶晶的晶體出現。

    “去吧,英雄,我不攔著你。”夫人說。

    下一刻,花農的臉上再次被苦色填滿,渾身打了一冷戰之后,突然站直了身子,一臉正氣。

    “作為堂堂的掌管天下百花的花仙子,我怎么能做如此齷齪之事,夫人,你真的是看扁我的。”

    “我倒是沒有看扁你的意思,我只是在想,孟婆姐姐要是知道你打任意的靈種的主意的話,不知道是不是還會看扁你?”

    被燒成了一地的灰白之后,我們也順利的離開了這“世外桃源”,重新回到了地府的“現實世界”。

    這么短暫的時間,在地府之中連插曲都不算,但是當我回頭看到木靈之后,我卻覺得這插曲好像有點古怪。

    本來就有一點不太接近正常人顏色的木靈,如今是徹底沒了人色了,全身翠綠翠綠的,就像夏天早上起來菜地里種的黃瓜一樣,綠的都快滴出水來了,而且這個貨的肚子也太大了,保守估計,肚臍眼現在應該是正面對這地面呢。兩只胳膊更是無奈的舉在了那圓滾滾的肚子兩側,沒有辦法,實在是放不下去了。

    你丫的這是咋了?我瞪著木靈,好像剛剛那個地方是想把老子捆成粽子煮了吧?怎么一趟出來,你倒是成了粽子了。

    嗝……

    木靈費力的打了一個飽嗝,兩條嘴唇如今也是肥肥膩膩,寬寬大大的。

    你他娘的這個造型,老子是沒臉把你放出來見人了。

    正在我皺著眉頭,努力的研究自己眼前的這個東西是個什么物種的時候,木靈那依然稚嫩的聲音響起,就倆字:困了。然后那塔一樣的身體便仰天栽倒,轟然倒地。

    握草!這睡眠,老子要是有你這睡眠,老子也不至于猝死在手術臺上了。

    “小火,這是咋了?”木靈的鼾聲已經如雷一樣的響起了,沒有辦法,我只能去問火靈,大家都是靈種,應該會知道木靈現在是什么情況。

    “食困。”火靈手指在下巴上摩擦了半天,就在我擔心這小丫頭會不會把下巴摩擦出胡子的時候,火靈那強裝出來的老氣橫秋的聲音終于響了起來。

    “啥?”我的確很驚訝。

    “就是……就是……吃飽了之后,血液大部分都涌入了胃部,然后……”

    “停停停……”我趕緊喊住小火,我知道食困是什么意思,我想知道的是木靈胖成了這個德性到底是因為什么。

    “暴飲暴食。”小火再次摩擦了一陣的下巴。別磨了,丫頭,再磨下去真要是給你磨出來三縷長髯出來,你還能見人嗎?

    小火這次倒是痛快,直接吧啦吧啦的把木靈暴飲暴食的原因說了一個清楚。

    原來,那地方本來就是草木之氣極其旺盛,木靈自然是心生喜意,所以,直接便是敞開了“胸懷”一頓的“胡吃海喝”。

    “所以嘍。”小火聳聳肩膀,攤攤手。

    “那他這個得什么時候才能……”我伸手在肚子上比劃了一下。

    “不知道。”

    你大爺!我抬起腳,踹了一腳睡的滿臉是汗,口水更是拉出了一條晶瑩長線的身子。隨后便是一屁股挨著火靈坐了下去,沒辦法,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等。

    還好,木靈的消化能力非常不錯,大概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木靈已經恢復成了原來的樣子,并且一骨碌爬了起來,一臉的精神抖擻。

    原本以為木靈會過來和我們打招呼,講述一下他這一段驚天地泣鬼神的經歷,而且我和小火也已經做好了認真傾聽故事的準備。

    可惜,可惜,小兔崽子一骨碌爬起來,朝著我們呲牙一笑之后,身形一晃已經朝著土丘之上撲了過去,而且看那架勢還有一股子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意味。

    在我們驚詫的目光之中,木靈的身形已經消失在了土丘上的茫茫人海之中。

    綠色,一瞬間,漫天的綠色在人群之中炸開,眨眼之間便已經朝著遠處蔓延而去。

    我和小火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看著那綠色如同怒龍一樣沖過人群,無數兒臂粗細的荊棘瞬間便是纏繞上了眾人的身體,手指粗細的尖刺更是無情的穿入身體之中。一瞬間,滿眼的綠色之中無數道紅色妖艷的光芒亮起,慘嚎之聲也是瞬間便灌滿了這一片略顯狹窄的空間。只是幾息之間,蔓延出去的綠色已經停在了我們的腳下,安靜的趴了下去。而漫山遍野的綠色之中,鮮血、斷肢更是鋪滿了整個土丘,方言望去,整片空間如同一片人間煉獄。

    木靈蹦蹦跳跳的跑了回來,一臉天真無邪的看著我和小火。

    “精力有點過剩,只能這樣消耗一下。”木靈低著頭,一臉委屈的看著我和小火,兩根手指不停的在腰間纏繞著。

    你丫的這么一副人畜無害的表情是想博得我們的同情嗎?我看著木靈,抬頭再看看土丘之上那一地或傷或死的人群,你丫的和無害能搭上邊嗎?你這精力過剩的消耗方式,是不是有點太殘暴了?

    
哈灵作弊软件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码 股票分析之量价关系 黑龙江省11选五走势图 北京11选五走势图遗漏 排列五开奖综合走势 江西十一选五预测推荐号码 福建31选7开奖官网 网上买湖北快3 东方6+1预测 北京pk10免费计划在线 香港波色单双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 基金配资 江苏快三开奖号码 美锦能源股票吧 河北快3大中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