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美男天師聯盟 > 第四十章 有人忙著爆后院
    蓮悠悠和凜霆鈞回到松城時,端木瑾翃已經給成州發去了勝利的信號。守在松城的尉遲軍們,又開始忙著幫九門的人收拾尸體,尸體全扔在胖佛的大鍋里,到時候統一掩埋。

    “女神大人!”胖佛等眾人見蓮悠悠提著母獸的尸體回來,立時上前行禮,所有收拾殘尸的士兵也立時單膝下跪。

    “呼啦啦。”齊刷刷地跪了一片。

    端木瑾翃也匆匆從城樓跑下,恭敬地立在蓮悠悠的面前。

    蓮悠悠看看大家,嘴角一勾,將手里的母獸隨意一扔,環視眾人:“大家怎么這么客氣了。行了,我有件事要宣布。”

    夜色之下,數萬的人卻鴉雀無聲。

    “這次辛苦大家了,稍后我會降一場雨,讓大家忘記兇獸襲擊的這件事,只記得是未知蠻夷……”

    大家驚訝地看向彼此,尉遲嫣霞和端木瑾翃也同樣變得吃驚。

    只有九門之人比較淡定,這是必須要做的事。

    蓮悠悠對大家拍手一笑:“好了,大家繼續忙吧,希望明天早上能干完。”蓮悠悠看看那一路過來的尸體,已經皺眉,這種體力活,她才不高興做呢。

    大家再次忙碌起來,棺爺騎在巨大的棺材上,像是推土機一樣將獸尸推過來,子菰一手一個將尸體扔進了胖佛那無比巨大的黑鍋。

    原本被困在黑鍋下的饕餮在日落之后都陷入了休眠,被子菰和云錫他們全部消滅。雖然此時尉遲軍們都很疲憊,但每個人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笑容,靜謐的夜中滿是大家搬動尸體的吆喝聲。

    他們心中有人或是也想忘記這兇獸的殘忍可怖,有人卻是想記著這次特殊的戰役。每個人的心思在蓮悠悠那句會讓大家忘記兇手戰役后,多多少少有了些許的變化。

    蓮悠悠到端木瑾翃與尉遲嫣霞面前,面露微笑:“你們放心,你們不會忘,尤其是你。”蓮悠悠轉眸看端木瑾翃,“你即將為帝,希望你記住,這個世界,這片土地,并非只屬于你們凡人,只屬于你這個君王,勿信妖人,毀己毀人。”蓮悠悠面帶三分笑,但眸中卻泛著冷。

    端木瑾翃知道,蓮悠悠是在警示他,告誡他不要再與公子虹那般的妖族來往,告訴他乾朝的后盾是九門,而不是妖族。

    內心狂亂的思緒如同那被撥地同樣狂亂的琴弦,他開口之時,第一次不經大腦地說了出來:“我要換回來!”他不再顧及尉遲嫣霞就在旁邊,他此刻,他心里,就想把這句話說出來。

    尉遲嫣霞吃驚怔立,雖然她已經猜到了一些,但沒想到端木瑾翃會在她面前承認。雖然,他這句話其實什么都沒承認,但對尉遲嫣霞來說,就是在承認他和端木卿塵,做了交換。而這個幫他們交換的人,正是面前的神女蓮悠悠。

    蓮悠悠微微挑眉,看端木瑾翃之前,先是瞟了一眼驚訝的尉遲嫣霞,努努嘴,轉回臉才看端木瑾翃:“我說過,這要雙方愿意,你要找的人,不是我。”蓮悠悠笑瞇瞇看他一眼,轉身一邊抄三娘他們走去,一邊拍響了手掌。

    “啪啪啪!!九門的人集合一下。”

    大家丟下尸體一起朝蓮悠悠走來。

    蓮悠悠看大家一會兒,神色正經起來:“三娘,云瑤,你們現在和我回九門,我擔心京城的妖族會趁機偷襲我們后院。”

    大家面色也郁悶起來,大家在這里拼命,而京城的那幫妖族卻在蠢蠢欲動,想要偷襲他們后背。想來也是有氣。他們在這里拼命,難道不也為了他們?

    “老大,你不應該把饕餮全殺了,拿一只回去扔進地下城。”云錫沒好氣地說。

    棺爺呵呵地笑著,但給云錫豎起了大拇指。

    “阿彌陀佛,我佛慈悲。”胖佛雙手合十,對云錫的話無奈搖頭。

    三娘大大松了口氣,甩甩手上惡心的粘液,抬手在身邊云錫的身上擦了擦:“這里就交給你們羅~~”

    “啊~~~終于可以回去了,好累啊~~~”云瑤也趕緊地跑到蓮悠悠身邊,宛若晚一刻怕蓮悠悠跑了。

    蓮悠悠對凜霆鈞點點頭,忽然縱身而起,直入星月之間。她抽出了神針,兩百的光芒在神針上閃爍,她甩開了雙臂,神針在她的面前懸立,電光閃爍。

    一道光符從蓮悠悠手心拉出,大喝也隨之從蓮悠悠口中而出:“雷霆龍飛!”

    立時,一條電龍直沖云霄,瞬間黑云起,剎那間覆蓋了漫天的星云,雷聲滾滾,電光閃閃!

    風起,云卷,雷驚,雨落!

    一個金光法陣在蓮悠悠腳下散開,一個個“忘”字在金光法陣中旋轉。法陣散,那一個個“忘”字如同細細小小的螢火蟲飛入了黑云之中,瞬間,整片黑云閃現出了金光,金云照亮了天地,每一滴雨也染上了金光之色!

    “哇————”眾人呆滯地看著那金色的祥云,點點雨水落在他們的臉上,也炸出點點金光。

    但是,他們此時還不會失去記憶,因為,他們還要繼續清理戰場,明天才會起效。

    巨大的云團覆蓋了松城,也覆蓋了整個涼州,籠罩在府衙上方的蓮花陣在雨點中散開,所有人都呆呆地走出府衙,仰起臉看這千年難見的奇景!

    金色的祥云連綿不絕,從松城連綿到了成州,又從成州,覆蓋了接下去的所有城池。那些倉皇而逃的百姓們,那些聽著成州來的百姓講述著怪獸故事的百姓們,都從屋內走出,呆呆地立在雨水中,點點金光開始沒入他們的額頭,在他們的眼中閃爍宛若螢火一般的星光。

    成州城樓上,尉遲將軍和尉遲風還有他們家尉遲家的男兒們也站到雨下,迷惑地看著那片巨大的覆蓋整片天空的金云,發現立在雨中的人都變得呆滯,無論是他們的尉遲軍,還是留在成州城里的錢正他們,都變得呆若木雞,像是被什么給迷惑了般,只呆呆凝視高空的金云。

    “這是怎么回事?!”尉遲老將軍推推城樓上站立的士兵,他們毫無反應。

    “根據我的經驗……”端木卿塵湊了上來,“這應該是女神的法陣,在給大家施法,讓大家忘記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為什么要忘記?”尉遲老將軍沉下老臉,“就該讓人記住!長點記性!哼!”

    端木卿塵仰起臉往那片光芒柔和的金云,聳了聳肩,有些事,到了老百姓的嘴里,不知道最終會變成什么樣。該記住的教訓不記住,不該記住的或許全記著,還會以訛傳訛,最終成為一個巨大的謠言。人的恐慌才是世上最可怕的怪獸,它會迅速地傳染開來,吞噬無數人的內心,讓整個乾朝陷入難以預測的危機與動蕩。

    京城的夜空一如往常地清亮。萬籟俱寂的京城卻有一處變得異常熱鬧。

    那原本無人進入的小巷,卻有一批人悄然潛入,他們身穿長長的黑色斗篷,斗篷之下利爪閃現寒光。在他們的身前,是一個紫袍的男人,他懸飛在半空中,雙目懷恨,急切的身影似是怕晚了一分也錯過這最佳攻下九門的機會。

    無數的黑影忽然從墻壁里爬出,如同黑色的蜘蛛一樣一起朝九門靠近。

    公子虹停在了九門的門前,門后是緊張的小萵苣和姚廣大人。一門之隔,劍拔弩張。

    公子虹瞇了瞇眼,揮起了手臂,立時,黑影爬上了九門的墻頭,所有人也朝九門沖去!

    “咣當!”

    九門忽然被踹開,但卻是由內而外!

    瞬間,所有人止住了腳步,驚訝地看著立在門中的白色身影:蓮悠悠。

    蓮悠悠扯出一抹冷笑,隨即扔出了一頭巨獸的尸體,當即驚得眾人無不后退,退到了公子虹的身后。

    公子虹看著地上的那頭巨獸時,也是驚得目瞪口呆。

    蓮悠悠單手叉腰,笑看公子虹:“公子虹,你帶那么多人來,是幫我去打這玩意的嗎?”蓮悠悠抬腳踩在饕餮的尸體上,從她身側分別走出了云瑤與三娘。

    公子虹的紫眸顫動,他當然認出了這是什么。原來九門全體驚動,是因為饕餮來了!

    蓮悠悠踏上饕餮的尸體,轉眸環視公子虹帶的眾人,唇角揚起,邪魅而笑:“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已經打完了,倒是有幾千頭尸體要處理,你的人能不能幫忙啊。”蓮悠悠笑看公子虹。

    公子虹紫紗下的俊臉開始繃緊。他身邊的小蝶看著他捏緊的拳頭也目露擔憂。

    忽的,公子虹卸去了全身的氣力,對蓮悠悠竟是恭敬垂首:“謹遵女神法令。”

    他身后和墻上的妖族,無不低下了頭。

    蓮悠悠在饕餮的尸體上冷哼而笑,看著那些妖族在三娘與云瑤之間不甘心地走入了她打開的大門,那大門正好還連著松城的城門,有了這樣一支妖軍,清麗尸體可謂輕松許多。

    待這支妖軍走盡,蓮悠悠順手將門口的饕餮尸體也扔入了門內,隨即關上了大門,再次開啟時,門內是如臨大敵的小萵苣和姚廣,只見他們手里拿著掃帚拖把,正對大門。

    “你們手里的玩意能打仗嗎?”蓮悠悠好笑地看著他們。

    見是蓮悠悠回來,姚廣和小萵苣立時癱軟下去,真是要嚇死他們了。

    三娘和云瑤紛紛進入,蓮悠悠轉身看向門外的公子虹:“進來喝一杯吧。”

    公子虹能不敢嗎?蓮悠悠這是明明白白要約談他。巨大的挫敗感席卷了他的全身,他默默地,踏進了門……
哈灵作弊软件 上海时时乐开奖现场 体育彩票开奖结果22选5 重庆欢乐生肖上线时间 3d2011318期6码预测 一分11选5计划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记录 乐彩江西时时彩 贵州11选5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 福利彩票天天4选4 山西11选五5 近十年股市走势图 多乐彩大赢家手机版 7位数预测乐乐 北京pk软件手机下载 股票是涨是跌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