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高手寂寞 > 第四節 挑戰
?紫衫拉著彷徨無地在麒麟壇門口等待著依韻,莊里人通知古月依韻即將返回總壇,古月當即第一時間通知紫衫后,在紫衫的吩咐下去忙別的事務。

    彷徨無地心情有些緊張,畢竟自己的到來很可能給依韻增添麻煩,尤其不知道依韻會否給自己臉色看之類的,又怎能不心下忐忑?

    依韻推開馬車門,舉步踏下馬車,便見紫衫挽著一名沒見過的女子在總壇門口候著自己,見到自己下得馬車,頓時一臉喜色小跑著奔至。依韻將紫衫抱個滿懷,輕聲道“紫衫,瘦多了。”

    紫衫頓時開心道“依韻,她就是彷徨無地,我一直跟你提起的好姐妹。跟你說,救她的時候好危險,飛合莊好多人追我們,幸虧空前絕后武功高強,把那些人都打發了,要不然你肯定見不到我了!”

    依韻微笑著朝彷徨無地打聲招呼,彷徨無地心頭的大石頓時放了下來,連忙禮貌的跟依韻問好。紫衫一手拉一個,拽著依韻回了庭院,急忙道“依韻,嘗嘗看,是我跟彷徨無地一起做的,很好吃的!”

    依韻失笑出聲,卻也不客氣,嘗過后對兩人手藝贊口不絕。三人正吃著,古月推門道“莊主。”

    “說。”

    “加傳來信息,前幾天江湖上突然冒出一女一男兩個高手,自稱出生南海劍派,在大理擺了幾天擂臺,放出高價并出狂言戰遍江湖劍道高手,指名要莊主和小劍交手。當然沒有結果,但為獎金前去比試的幾百名高手全部敗在兩人劍下,眼下兩人正朝武當而去,揚言要敗盡武當派高手。”

    古月將整理的語句盡量簡單的道出,依韻壓了口酒道“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有必要特別告訴我嗎?”

    古月連忙解釋道“這兩人手底下確實很硬,金剛盟的滅神當時恰巧在大理辦事,見狀想出手教訓她們,結果敗給南海劍派那女的了,聽說,只走到第七招。”

    依韻這才感興趣的抬頭望著古月道“那兩人叫什么名字?”

    “女的叫劍如顏,男的叫洶涌。師姐弟關系。”

    古月回答著道,依韻沉吟片刻點頭道“知道了,確實挺狂,光聽名字就惹人厭。”

    古月應著告退離去,紫衫頓時嘴巴閑不住的道“依韻,你打算去教訓他們嗎?”

    “我沒那閑工夫。”依韻淡淡道,語氣讓一旁的彷徨無地心中詫異不已,一直聽紫衫說依韻對她很好的,但眼下的情形實在感覺不出有哪里好。

    紫衫卻是絲毫不以為意,替依韻滿上酒又道“依韻,空前絕后很想見見你呢,下次來你抽時間跟他碰碰面好嗎?”邊說邊拽著依韻衣袖輕搖,依韻輕聲笑了笑,“行了行了,別搖了。”

    紫衫大喜,高興的夾了些菜放到依韻碗里,便又回頭跟彷徨無地咬耳朵。

    “紫衫,他對你很好?我看不出來。”

    彷徨無地小聲的對紫衫道,紫衫詫異道“你看不出來?為什么?”

    彷徨無地有些郁郁的道“他回來到現在,就對你笑了兩次,而且說話也冷冰冰的,一點也不親熱熱情。”

    紫衫好笑的道“那是你不了解他,笑兩次很難得了,他吃飯,走路,騎馬,聽別人說話時都能自修武功,但是如果一有情緒波動,自修就會中斷,因此,能不笑他就不會笑。”

    彷徨無地神色古怪的忍不住掃了一眼依韻,心中無法描述那種怪異感,看著心情極佳的紫衫,這種怪異感覺更加強烈,卻也不好說些什么,便又聽著紫衫說些有趣的事情,彷徨無地跟紫衫經歷差不多,到了飛合莊后自由更少,極少外出,相對遭遇到的有趣事情比紫衫實在少的多了,每天聽紫衫說,仍舊覺得聽不夠似的。

    飯廳的門再次被推開,紫衫和彷徨無地轉頭一望,頓時被嚇的不輕。飛合莊三當家和凝望在古月的帶領下走了進來,古月招呼著兩人落座。

    依韻恍若未見,凝望絲毫不為意,相處多年早就知道依韻的怪脾氣,開口道“依韻,給你介紹下,這位是飛合莊的三當家羽飛凌。”

    羽飛凌客氣的道“久聞依莊主大名,這次冒昧打擾,是關于彷徨無地的事情。”

    紫衫和彷徨無地正欲開口,凝望悄悄朝兩人使個眼色,兩人頓時話吞回肚子里。依韻輕輕放下餐具,朝兩人微微點頭便算打過招呼,隨即開口道“彷徨無地的事?三當家指的是什么事?”

    羽飛凌心中暗罵,表面卻是平靜的道“大概依莊主你才剛回來不清楚事情經過。前些日子,江湖上被稱做大俠客的空前絕后和紫衫夫人到京城,將彷徨無地強行帶走,本人派人前去搶救,反倒死上了百多好手,之后彷徨無地便一直在貴壇住下,本人多次派人前來交涉,均未果。希望依莊主能做個決斷。”

    凝望笑著道“依韻,畢竟是別人的家務事。”

    依韻擺個舒服的姿勢靠著椅子,開口道“凝望,三當家,這就好笑了。讓我做什么決斷?搶人的是空前絕后,又不是我古月山莊的人,就算紫衫在場,不過紫衫絲毫不懂武功,第一,搶人紫衫不可能參與;第二,更不可能殺傷你的人。讓我做什么決斷?”

    凝望心中好笑,表面仍舊做出一副無奈狀望了羽飛凌一眼,羽飛凌心中大恨,仍舊平靜的道“但是依莊主,畢竟彷徨無地是我的三夫人,眼下這么長久住在古月山莊,而你們又不肯放人,從哪方面都說不過去吧。”

    依韻聞言做出微怒狀,語氣提高幾分道“三當家,你這話什么意思?我們古月山莊強行扣留彷徨無地了嗎?難道我依韻的女人帶朋友回來敘舊玩樂,我依韻得把她趕走不成?”

    羽飛凌臉色鐵青,羽飛凌是何等人?平日誰不多少賣幾分面子,何時被人以這種語氣拒絕過!當下怒道“依莊主,明人不說暗話,你這般到底算什么意思!”

    凝望打圓場道“三當家,依韻,有話好好說,別壞了和氣。”

    依韻皮笑肉不笑的開口道“三當家,我可聽不明白你在說什么,紫衫帶得人來,我就得保證彷徨無地在我的地方不發生任何意外。如果彷徨無地自己玩夠了,想回去,我依韻自然也不強留。至于你說她是被搶來的,那是你三當家自己的事情。”

    羽飛凌怒氣驟然迸發,一拍臺機憤然起身道“依莊主!你唆使空前絕后到我飛合莊搶人,還殺傷我百多手下,我已經如此客氣跟你交涉,你卻半分誠意都欠缺,我將視做著是古月山莊對我們飛合莊的公然挑戰!”紫衫和彷徨無地都嚇了一跳,沒想到事情鬧到這種地步,依韻手指有節奏的在飯桌上敲動,冷冷道“三當家,你說話可要想清楚,你能全權代表飛合莊?你有什么證據說是我依韻唆使?”

    隨即輕笑出聲,繼續道“此外,三當家,你大可把你剛才的話拿回去對你們大當家和二當家說。我看你恐怕是犯糊涂了。”

    羽飛凌怒氣沖沖的甩袖而去,走至門口回頭冷哼道“依莊主,記住你今天的話!”

    彷徨無地十分自責的道“對不起,我看我還是回去吧。反正幻想也死了,因為我連累你們我實在過意不去,連幫主都被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紫衫連忙將彷徨無地拽緊,生怕彷徨無地突然飛了般,哀求著道“依韻……幫主……”

    凝望灑然道“我倒沒什么,他們不會怪到我頭上來的。”

    依韻不以為然的道“別想那么多了你們,在這里安心呆下。古月山莊各城市的生意從來不跟飛合莊合資經營,反倒古月山莊在飛合莊存的銀兩就足有近三十億,他羽飛凌算什么東西,這口氣他愿不愿意都只能往肚子里吞。”

    凝望輕笑著安慰半信半疑的彷徨無地道“別擔心,依韻說的是真的。不然我也不會帶著三當家來裝樣子了。古月山莊的生意從來不通過飛合莊借資,都是找江湖上的商團一起經營。如果飛合莊跟依韻翻臉,依韻不會有絲毫損失,相反飛合莊流動資金就要面對不小的壓力了,畢竟古月山莊這么多年積累的錢財,如果依韻硬要一次套現,就是飛合莊輕易也消受不起。”

    紫衫聞言高興的抱著依韻嬌聲道“依韻,就知道你會保護彷徨無地的。你最好了。”

    “少來賣乖,回頭叫古月派人跟空前絕后打聲招呼吧,三當家不能奈何我們,定會把氣撒他身上。”
哈灵作弊软件 男士一选五云南十一选五 广西棋牌下载安装 广西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遗漏 湖北快3官方走势图今天 东方6+1走势图专业版带连线 体彩黑龙江6+1开奖结果 福彩开奖视频直播 秒速快三精准计划app 天天好运来赚钱 怎么做理财比较好 天天捕鱼电玩版深海捕鱼 网上棋牌开元棋牌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号 湖北30选5中奖如何规则 网约车哪个平台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