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如意胭脂鋪II > 第036章 朱砂記(5)
    子夜時分,月兒西沉。

    烏云遮月,一雙紅眸自暗夜中睜開,馬車內原本亮著的那盞琉璃燈忽的滅了。

    風,吹著馬車的掛簾。一只森白的手,穿過掛簾,朝著邢如意的臉上覆去。

    “想動我的人之前,可有問過我的意見。”就在手即覆到邢如意的臉上時,突然一道銀光落下,那只手快速彈開,緊跟著發出一聲痛苦的哀嚎。

    哀嚎聲,驚醒了正在熟睡中的邢如意,她茫然地看著四周問:“什么聲音,是誰在叫?”

    “沒什么,你做噩夢了。”狐貍出現在她身邊,輕輕撫了撫她的頭頂:“睡吧,距離天亮還早。”

    “師傅?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對了,你去哪兒了?”

    “去給你買了點兒吃的。”狐貍將一包點心放到邢如意的手上:“桃花酥,你最愛吃的。”

    “是我喜歡的。”邢如意一下子將桃花酥抱在懷里,“對了,我認識個新的朋友,她叫方苗苗。咿,方苗苗呢?”

    剛剛問完,就覺得腦后一陣涼風襲過,回頭看時,卻見車廂內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個披頭散發,臉部卻已經呈現骷髏化的白衣女子。

    “呀!有鬼!”邢如意慢吞吞地說著,人也往狐貍跟前靠了靠:“師傅,這鬼是不是傻,居然跑到咱們車里來了。收她,別客氣!”

    “自己來!”狐貍掐出一道銀光,銀光變作一張銀色的符紙,符紙飄落在邢如意的手上:“滅鬼符,只要貼上去,保管她立即魂飛魄散。”

    “這么厲害,我試試。”邢如意拿著符紙,躍躍欲試。到了跟前,又停下手,因為她看見了掛在女鬼脖子上的那條項鏈。那條項鏈,跟掛在方苗苗脖子上的一樣。

    說項鏈,其實就是一根紅繩系了一枚銅錢和一枚狗牙。

    那枚銅錢,是阿良第一次幫人做工賺的。他只留下了這一枚,剩下的全都給了方苗苗。后來,方苗苗就將這枚銅錢用紅繩系了掛在自己的脖子上。那枚狗牙,是從方苗苗最愛的小狗嘴里取下的。她的狗死了,在她跟阿良第一次私奔的時候,被憤怒的爹娘給打死了。方苗苗被帶回家的時候,她的狗狗被燉了,只找到這枚狗牙。阿良見她傷心難過,就將狗牙撿了,在被打被關的時候,偷偷將狗牙打磨了一番。后來,這枚狗牙就跟那枚銅錢一起系在紅繩上掛在了方苗苗的脖子上。

    這個故事,是臨睡前,方苗苗講給邢如意聽的,印象深刻,也很難忘記。可現在,方苗苗不見了,她的項鏈卻掛在了一個女鬼的脖子上。

    “你,居然吃了方苗苗!”邢如意憤怒的揚起手,捏著符紙往女鬼的身上拍去。女鬼一個隱身,竟落在了馬車外頭。

    “跑了!”落了空的邢如意指著馬車外頭的女鬼:“師傅,幫我滅了她。”

    “自己動手!”狐貍抬了抬下巴:“哦,對了,她就是方苗苗。”

    “她是方苗苗?”邢如意看著女鬼,準確地說是看著女鬼脖子上的項鏈:“怎么回事兒?好端端的方苗苗怎么會變成厲鬼!”

    “問她!”

    狐貍伸手一點,銀光落到她的身上,方苗苗又變回了邢如意最初見到的那個模樣。

    “苗苗!你真是方苗苗!”

    “如意,抱歉,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方苗苗低了頭:“那個人告訴我,只要我按照他說的去做,他就讓阿良恢復本來的模樣。我,已經對不住阿良了,我希望他能好好的……好好的做人,好好的再去尋個喜歡的姑娘。”

    “那個人,是誰?”狐貍淡淡的問。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很厲害,就是他把阿良變成的驢子,也是他將我變成的這個樣子。”

    “他長什么樣子?”

    “一個男人,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長相……”方苗苗盯著狐貍,看了許久,搖搖頭道:“我說不清楚,他的樣子,好像很普通,臉很普通,眉毛很普通,鼻子眼睛嘴巴都很普通,普通到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描述。他像是我認識的所有人,又好像與我認識的所有人都又有些不同。”

    “我知道了。”狐貍瞇了眼,沒再吭聲。

    “那你呢,你又是怎得罪的他?”有狐貍在,邢如意也不怕方苗苗會害她,拿著符咒就跑到了方苗苗跟前:“你之前告訴我的故事,是真的還是假的。”

    方苗苗抿了下嘴,看著邢如意的眼睛:“我與阿良的確是方家莊人,我阿爹阿娘也的確是方家莊上最有錢的人家。方家莊的土地,有一大半都是我們家的。我阿爹阿娘也很疼我,因為我是方家唯一的孩子。”

    “你阿爹阿娘就沒想過再多生幾個?”邢如意本是隨口那么一問,沒想到方苗苗卻露出了一抹苦澀的笑容。

    “怎會沒想過,只是想了也是白想。我阿娘告訴我,在我出生之前,上面是有個哥哥的,結果七歲那年,不小心出了意外,沒了。再后來,有了我。在我三歲那年,阿娘又有了身孕,結果懷到三個月時,那孩子就沒了。阿娘傷了身子,不能再懷孩子,心里愧疚,就給阿爹納了兩房妾氏,可那兩房妾氏與我阿娘的情形一模一樣,都是壞了孩子不足三月,便離奇的沒了。阿爹信佛,曾去廟里問過。廟里的高僧告訴阿爹,說他命中只有一女,再多的便是強求,強求亦是沒用的。阿爹信了高僧,也就沒再強求。

    待我長大之后,才知道,我阿娘是因為失足跌倒,才沒了腹中的孩子,擔心被我阿爹責怪,后又隱瞞了真相。阿娘給阿爹納妾是真,但那些妾氏生不出孩子來,也是我阿娘從中作梗。因為阿娘擔心,擔心那些妾氏所生的孩子會得了方家全部的財產,會在我出閣之后,難為她。”

    “這件事,你阿爹知道嗎?”

    “我知道的時候,我阿爹也已經知道了,但那時候阿爹身子也不大好,就算還能納妾,還能生養,也沒了那份心思。阿爹惱了阿娘一陣子,這件事也就過去了。但至此之后,阿爹對我的管教越發嚴厲,并且要求我一定得尋個合他心意的夫君。”

    “阿良是長工的兒子?”

    “我并無說謊,阿良的爹娘自我出生前就在我家里做工,他們都是很老實,很善良的人。阿良比我年長幾歲,從我記事起他就一直很照顧我。后來,我慢慢長大,喜歡上了阿良,但阿良總是避著我。他叫我小姐,可我卻叫他阿良哥哥。”

    “唉!”邢如意嘆了口氣。

    “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一直纏著他,他完全可以找個別的姑娘,安安生生的過自己的日子。是我,是我逼迫著他,讓他承認他其實也是喜歡我的,是我逼迫著他,讓他帶我私奔。可被抓回來之后,一切都變了。”

    “是你變了,還是阿良變了?”

    “是我變了。阿爹把阿良抓回來之后,就關進了柴房里,日夜折磨。原本我也是心疼的,可就在阿良被放出來的那天,阿爹為我選的那個夫婿也上門了。他們兩個,一起站在院子里,對比是那樣的明顯。我喜歡的阿良,瘦弱、狼狽,渾身上下都是破破爛爛的,看著我,連一句話利索的話都說不出來。阿爹為我選的那個人,卻是個風度翩翩,俊俏的郎君。我一下子覺得自己錯了,我發現,我其實并不是真的喜歡阿良,我喜歡的或許只是從小被他疼愛著的那種感覺。可我不敢說真話,我只能裝作被迫的樣子,裝作順從阿爹阿良安排的樣子,歡喜的準備著我的出嫁。”

    “我只聽說過男人善變,沒想到女人也是善變的。還好,我喜歡的一直都沒有變過。”邢如意不知什么時候將點心拿了出來。

    “你喜歡什么樣子的?”方苗苗問邢如意。

    邢如意抬頭看了下天,回道:“喜歡長得好看的,脾氣好的,不缺錢的。”

    “沒有具體的人嗎?”

    “具體的人?”邢如意朝著狐貍看過去,伸手一指,笑道:“我師父那樣的。”

    “如意眼光一向都好。”狐貍依舊淡淡的,但眸子里的笑意卻是掩飾不住的。

    “如意的眼光的確很好,你師父,的確很好。”方苗苗扯了扯唇線:“如果我能早些明白自己的感情就好了。只可惜,我好像,一直都是糊里糊涂的。沒有見到阿爹為我選的那個人之前,我以為自己喜歡的是阿良,我覺得我可以為了阿良去生,去死,去做所有的事情。見到那個人之后,我又以為自己喜歡的是他。高高興興的想要去做他的新娘子。

    出嫁前,阿良來找我,問我是否心甘情愿。我隔著門,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等了許久,最終離開了。事后,我才知道,他不忍我為難,去求阿爹,結果阿爹大怒,便讓那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法師將他變成了驢子,還將這頭驢子當做了我的陪嫁,讓他跟著我去了我的夫家。”

    “你過得不好!”

    “也不能說不好,只是他對我,始終不如阿良對我好。人吶,都是貪心的,擁有一樣,就想擁有另外一樣。一方面,我喜歡我夫君的俊俏,有學識,與我家門當戶對,另外一方面,卻又貪戀著阿良對我的好。我心里矛盾,卻又不知該去找誰說這些話,于是,我就將這些話說給了驢子聽。我那時,真的不知道,那頭驢子是阿良變得。結果,他殺了我的夫君。”

    “變成了驢子的阿良,殺了你的夫君?”邢如意想象不出那個畫面。

    
哈灵作弊软件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免费 七乐彩技巧选号方法 恒大地产的股票代码 一分11选五稳定计划 推荐股票的好网站 股权登记日后股票涨跌 全国最大的彩票论坛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开奖走势 福建36选7预判 手机购彩的时时彩平台 幸运飞艇4码2期计划 第一次炒股如何开户 快乐十分钟计划 股票指数代表 北京pc蛋蛋28大小规律 北京快中彩指标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