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死亡作業 > 第二百零六章 前往天城
    一秒記住『筆♂趣÷讀→www.xyhesfg.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因為對抗賽已經快要結束了,云城和沙城的鬼,早已經被清理殆盡,現在就連白城的鬼,都只剩下了十之四五,因此,我要想按時抵達天城,并不是一件難事。

    我和張新宇通話的時候,了解到,他們此時在白城的一所酒店旁邊。我在白城呆了這么久,對地形還是挺了解的,于是我就和他們說,讓他們朝著這個方向走,我們去接他們。

    張新宇自然是無比信任我的,于是他說行。

    掛斷電話之后,我和林淮說,我們一起去接同學們,因為我們兩個班級是在一塊的,所以,順路,而且,如果我們幾人在一塊,就算遇見辛怡,也能夠全身而退。

    于是就由我和林薇葉雨幽三人,加上林淮和蕭雨婷,五人結伴而行,徐雪并沒有和我們走,而是和江辰都留在了原地。

    見狀,我的心中頓時有些好奇,他們二人認識,而且似乎身份都不簡單的樣子,不過,我還沒有偷聽別人談話的毛病,于是我好奇的看了他們兩人一眼之后,離開了這里。

    很幸運,路上并沒有遇上二統領或是辛怡,這一路,我們走的很順利,很快,我們就找到了正在路上行走的同學們。

    “葉炎!”看見我們后,不少人出驚喜的呼聲,然后紛紛湊上前。

    張新宇快步走了過來,錘了我一拳,笑嘻嘻的道:“他娘的,半個月不見,想死老子了!”說完,張新宇給了我一個熊抱。

    “嘿嘿。”我摸了摸鼻子,笑道:“讓你們擔心啦。”

    半個月不見,此時相見自然是少不了一番交談,林淮他們班同樣如此。

    可惜的是,如今,我的班級里零零散散只剩下了十幾人,我聽林淮說過,我被辛怡抓走后,我們班級四分五裂,羅秉毅帶著九名同學,脫離開了班級,而前幾天,又有高展、李冰、張文旭三名同學死在四統領之手,因此,我們班級,已經沒剩下幾人了。

    想到這里,我的心情頓時沉重了下來,臉上也是有著一抹悲痛之色。想我堂堂大七班,就在兩月之前,足有五十六人,可如今...卻寥寥無幾。

    不過,逝者已逝,活著的人,還要繼續走下去,若是頹廢下去,那離全軍覆滅,也是不遠了。想到這里,我輕呼了一口氣,眼神恢復了明亮。

    我一定要帶領大家活著離開這里!

    此時,我的心里,這個念頭尤為強烈。

    因為白城的鬼尚未清空,我們的時間未必夠用,所以,聊上幾句就夠了,于是我擺了擺手,道:“同學們,時候不早了,我們必須在下午六點之前,趕到天城...對了,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訴大家,我們班級的王牌,我已經拿回來了!”說到此處,我從懷里一把掏出王牌,然后亮在班級同學的眼前。

    “哇,葉炎,你拿回來了啊。”見狀,同學們的臉上頓時浮現了一抹狂喜之色。

    “當然了。”我笑了笑,道:“我們走吧。”

    先前那個三千人的聯盟,此時已經支離破碎了。在和鬼的對抗中死傷了不少,這是一方面,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絕大多數的人,畏懼在白城的那些統領,因此才退出聯盟。

    先前在沙城的時候,他們加入聯盟,是因為沙城并沒有統領級人物,所有的統領,都在白城和天城呢,唯一的一次危機,也就是四統領和五統領襲擊那次了。除此之外,沙城就沒有什么危險,而他們也確實需要一個可以依靠的組織,來帶領他們對抗沙城的鬼,所以才有一個三千人的大聯盟。

    不過,隨著沙城鬼的清空,這個聯盟就逐漸的支離破碎了,原因很簡單,白城有三統領辛怡,天城還有更強的大統領二統領,而與他們有著死仇的我們,必然是他們追殺的目標,所以,他們沒有必要為了這所謂的合作之情,冒著生命危險來幫我們。

    蕭靜瑩她們班也走了,不過,是楊子軒勸走的,她們班實力本就不強,趟這渾水太危險了。

    因此,現在只剩下我們班級和林淮兩個班級了。

    我們兩個班級很快就來到了之前的地方,我與江辰徐雪約好在這里集合,然后一起去天城,不過,令人驚奇的是,這里依舊只有江辰和徐雪二人,于是我奇怪的問:“江辰,你不去和你班級的同學匯合嗎?”

    “不用。”江辰淡淡的道:“我沒你那么好心,還要盡心盡力的去幫助一群拖油瓶,而且最后可能還討不到好。而且,他們要是有能力,自然會到天城,如果沒能力,那只能怪他們自己太弱!”

    聞言,兩個班級不少的同學的臉上都是流露出了不滿的神色。

    江辰這種淡漠的行為我也不能說是錯,因為本來江辰就沒有去幫助其他同學的義務,而且確實如他所說,好心幫助同學,未必就能得到好報,這兩個月以來,各種各樣的丑態,我也見了不少,因此,我只好點點頭,道:“好了,時候不早了,我們走吧。”

    不管怎樣,江辰的目的是和我們一樣的,那就是去指定區域集合。

    我們現在的陣容十分的強橫,有了江辰的加入,就算是辛怡碰上了我們,也是死路一條,而二統領現在被江辰重創,不僅受了重傷,而且還損失了一只眼睛,實力必定會大打折扣,因此,我們倒也對其不懼。

    因此,這一路上我們并沒有躲躲藏藏,而是堂堂正正的在街道上行走,我敢這么走,一方面是因為陣容強大,另一方面,白城的人數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我敢肯定,就算是王和大統領親至,也幾乎不可能在人群中找到我們。

    不得不說,此時白城的人數,已經達到了一個空前多的地步,幾乎所有在華夏東北方向的學生,都順著白城的方向,朝著天城靠攏,因此,現在的白城,到處都是人。

    本來我是打算弄幾頂帽子,然后戴在我們頭上,不過當我看見這么多人時,就放棄了這個想法,一是因為人的確多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沒必要去遮遮掩掩,二是因為戴帽子可能反而更會引人注目,所以我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為了圖快,我們一開始是小跑過去的,畢竟要照顧班級沒有鬼氣的同學,尤其是柔弱的女同學,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現前方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很快就擠得跑都跑不動,只能走了。

    一開始我還納悶,為什么到了此處,前面的人幾乎就不動彈了,直到我爬到了一顆樹的頂端,才搞清楚原因。

    造成這里人如此之多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前面,是一個分界線,人潮和鬼潮的分界線,目前還沒有人愿意率先打頭,因為最先上的,肯定也是最危險的,因此,比我們先到的人,都堵在了這里,而后面,還有著源源不斷的人,此時,這里簡直亂成了菜市場。

    而在人群的前方,則是鋪天蓋地的鬼,不過,此時這群鬼顯然對我們也有些忌憚,因為人數實在是太多了,說不定人的數量,并不比白城的鬼少。因此,現在就是這么一個滑稽的局面,鬼不主動攻擊人,人也不攻擊鬼,雙方僵持在了一條馬路上,仿佛中間有一個具有絕對權威的紅燈,將雙方牢牢的定在了馬路兩側。

    在馬路的左側,人頭攢動,人聲鼎沸。在馬路的右側,鬼影綽綽,鬼哭狼嚎,這種古怪場面,我倒是第一次見到,如果我手機有電,定要拍下這一幕。

    “我手機有電,葉炎,你來拍張照?”這時,張昊掏出了手機,對我說道。

    “臥槽,你手機還有電?”張新宇震驚的說道。

    “我帶了充電寶...”張昊拍了拍書包,道。

    “好吧...”

    “行,我正有此意呢。”我點點頭,然后彎下腰,接過了手機,接過手機以后,我爬到了樹的最頂上,拍下了這張神奇的照片。

    這張照片里,有著正在對我做鬼臉,打手勢,一臉笑容的同學們,也有著正亂哄哄的人群,當然,還有鋪天蓋地的鬼,數年以后,當我們看見這張照片時,均是會心一笑。

    “拍完了。”我把手機遞給張昊,道:“收好,我們以后要是真的能活著回去,這就是個紀念...”

    “大家安靜一下!容我說幾句話!”

    正當我準備跳下樹時,遠處突然傳來一道聲音,那道聲音夾雜著雄渾的鬼氣,于是我打消了下去的念頭,在樹頂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一個頗為清秀的青年,站在了一個電線桿子上原諒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笑了。,在他的身后,背著一個像是箭囊的東西,而在其右手上,有著一把弓箭,這人我見過,他叫蘇粵,以前在辛怡手下做事時,辛怡曾給我看過他的照片,因為實力很強,堪比四統領,所以辛怡經常惦記他,不過,由于蘇粵和于爽還有各個實力不錯的班級聯盟,辛怡一直沒有機會殺掉他。

    不管怎么說這人實力是真的不錯,名氣也極高,畢竟是鬼班盟的盟主,認識他的人還是不少的,而且,在其身上隱隱散出來的沉重壓迫感,也頗有震懾力。

    在對抗賽世界,絕大部分鬼師班級的學生,最為崇尚的就是實力,最敬畏的就是強者,因此,當此人開口之后,人群之中的嘈雜之聲,瞬間消去了十九,僅有的那點聲音,也因為人群中的突然安靜而迅的銷聲匿跡。

    手機用戶請瀏覽M.BiquDU.Tv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哈灵作弊软件 富贵庄园手机游戏下载 2020欧冠 长沙麻将中一枝花是什么意思 青海11选5第 策略炒股 体彩赢刮刮乐有中大奖的吗 幸运十一选五多少分钟开一次 快乐双彩开奖查询 科乐填大坑有规律吗 贵州快三查询别出号码 麻将来了安卓腾讯 快乐八-首页 体彩p5开奖走势图 排列五带线走势图 河北11选5预测与技巧 星悦·云南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