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天驕戰紀 > 第2220章 神玄寶鑒
?    玄九胤傻在了那。

    他第一次見到,這世上竟有能夠美麗到這等地步的女子,就像一個墜入凡間的仙子,超然于世,令人自慚形穢。

    尤其被她那一對清澈若星辰般的眸子凝視,讓玄九胤都有窒息般的感覺,明明就在眼前,可讓人卻覺得永遠不可能走進她的近前。

    看著失魂落魄般的玄九胤,夏至皺了皺如墨般的黛眉,將帽檐重新遮掩容顏。

    玄九胤這才如釋重負似的,長長吐了一口氣,再看著安靜坐在那的夏至時,目光中兀自殘留著震撼、驚艷。

    “怪不得林兄會那般在意你……”

    玄九胤嘆了口氣,夏至的美,簡直能讓人心境動蕩,讓人不敢想象,這世上怎會有這般仙姿超然的美。

    “看來,我也算是美麗了。”

    與此同時,夏至也如釋重負般開口。

    玄九胤錯愕,這還用問?

    “你真不知道自己有多美?”他認真嚴肅地問。

    夏至點頭:“長得美又不能當飯吃。”

    玄九胤:“……”

    開什么玩笑,如此美麗的人怎會不知道自己有多美?

    他都有些抓狂了。

    許久,玄九胤深吸一口氣,道,“夏至姑娘,聽說過禍國殃民四個字嗎?”

    夏至搖頭。

    玄九胤滿頭黑線,道:“你只要記住,任誰見到你這般美麗的人,肯定會發瘋一樣去追求你,所以若無必要,以后……還不是不要再讓別人看到你的臉,否則,絕對會出現禍國殃民的大災難。”

    夏至道:“哦。”

    玄九胤還要叮囑什么,玄上辰和一眾玄家老人已經走進了大殿。

    今天,將是林尋他們前往真龍一界的日子!

    ……

    一片星空之上。

    玄上辰和林尋并肩而立,旁邊還站著夏至、大黃、玄九胤、靈柯子。

    在更遠處地方,一眾玄家老人正在忙碌,為開鑿一條通往真龍一界的通道做準備。

    “真龍一界,自太古最初時就從星空古道遷徙,這無數年來,雖也有不少真龍后裔前來星空古道,可嚴格意義上講,真龍一界早已不屬于星空古道。”

    玄上辰將一些有關真龍一界的消息告訴林尋。

    在真龍界,同樣棲息著無數生靈,無數的族群,而真龍一脈則是唯一的主宰族群。

    真龍界有著能夠通往仙凰巢、玄武大陸、白虎神山的通道,同樣也有著前往彼岸的路徑。

    無論是真龍、仙凰、玄武、白虎,皆是真正意義上的先天靈族,底蘊恐怖無邊。

    按照玄上辰的說法,同境之中,一個真龍后裔,有著絕對碾壓的底蘊,也只有佇足絕巔的人類修道者,才能夠與之抗衡一二。

    而在真龍一脈,可謂是高手如云,帝境眾多!

    一尊龍帝,哪怕沒有踏上絕巔道途,憑借其血脈之力,也有著壓蓋同輩帝境的恐怖力量。

    介紹完真龍一界的情況,玄上辰提醒道:“你此去真龍一界,可務必要當心,真龍一脈那些家伙,無論老少,皆驕橫無比,并且最是護短。”

    林尋點頭,他此去真龍一界,有兩個目的,一是找到趙景暄,一是去擊殺紫衣女子衍星。

    “成了!族長該你出手了!”

    遠處,傳來一道喜悅的聲音,就見那些玄家老人一起聯手,以無上偉力開鑿出一個漩渦門戶。

    玄上辰點了點頭,將一個玉簡遞給林尋,“將此物交給通天秘境中那位女前輩。”

    林尋一怔,這才反應過來,玄上辰說的是曦!

    只是一想到玄上辰這樣一個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玄家之主,竟稱呼曦為前輩,林尋心中不免有些怪異。

    想一想也是,當年玄上辰進入通天秘境闖關時,還是一個還未成圣的年輕人而已。

    而在當時,曦就已經守在了那通天秘境大門前!

    “玉簡中記載著一些和那位前輩找尋記憶和身世的線索,她若見了,應該能夠想起一些什么。”

    玄上辰說道。

    林尋頓時意識到了這玉簡的價值,將其小心收了起來。

    “爾等且讓開一些。”

    玄上辰深吸一口氣,渾身上下驟然沖出一股滔天般的恐怖氣息,令這片星空亂顫,轟鳴如潮。

    林尋一行人遠遠退開。

    “起!”

    玄上辰大喝,從其背后,涌現出一方世界,橫亙無垠,狀若莽荒,浩瀚無量。

    世界中央,有著一輪滿月獨照。

    這是玄上辰的“本命帝界”,涌現出恐怖無邊的世界秩序力量,那等壓迫力量,讓林尋呼吸都一窒,心中震動不已。

    “這老小子竟也已和主人一樣,踏上了那條道!”

    大黃狗眼瞪大,露出震撼之色。

    “去!”

    玄上辰袖袍一揮,那浩瀚世界中,一輪璀璨無匹的滿月從中呼嘯而出,甫一出現在這片星空,璀璨耀眼的清輝就擴散而開,猶如可以照亮萬古歲月的暗黑!

    任何人看到這一輪滿月,就猶如看到了大道的化身,充滿難以言喻的無上氣息。

    它太璀璨,垂落億萬神輝,壓蓋這片星空!

    這一輪滿月,便是神玄寶鑒!玄家的立族之根!

    就見一道粗大無匹的光柱從神玄寶鑒中沖出,宛如無匹的銀色星河,撞進那一座由一眾玄家老怪物開鑿出的漩渦門戶內。

    轟隆!

    那漩渦門戶內,頓時被硬生生鑿出一條甬道,貫穿虛空時空之間,蔓延想極深處。

    “賢侄,爾等速速行動!”

    玄上辰沉聲開口。

    “走!”

    大黃當先帶路,身上散發出無盡道光,將林尋和夏至籠罩,沖進了那一道漩渦門戶中。

    玄九胤扯著嗓子大叫:“大哥,保重!若有可能,記得帶回一些龍肉嘗嘗!”

    靈柯子也用力揮手,為林尋送行。

    須臾間而已,林尋他們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那虛無的甬道深處。

    而在一刻鐘后,玄上辰收起神玄寶鑒,一張臉龐都蒼白起來,氣喘吁吁。

    開鑿一條橫跨時空,通往真龍一界的路徑,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還好,這次很順利。

    “唉,此次一別,也不知何時才能相見,想起昨晚的孔雀肉,真是讓人不舍啊……”

    玄九胤長嘆。

    靈柯子道:“我也是。”

    玄上辰瞪了這倆家伙一眼,道:“自今日起,你們就開始閉關,什么時候破境證帝,什么時候再出關!”

    “對,就該如此。”

    那些玄家老人都笑起來,幸災樂禍,玄九胤這小子,太憊懶和不求上進了,必須得好好打磨打磨。

    “爹,還有玄月姑娘呢。”

    玄九胤眼珠一轉,飛快道,“這次若有機會,也讓她和我們一起前往神玄界修行吧?”

    “你看上那姑娘了?”玄上辰詫異。

    玄九胤翻了個白眼,“哪可能,我只是想幫她一把。”

    玄上辰大手一揮:“可以。”

    靈柯子忍不住傳音給玄九胤:“玄月姑娘沒走?”

    玄上辰不動聲色道:“當然沒走,我就是想試一試林尋那家伙的態度,唉,不說這些了,總之,若有機會,咱們可得幫玄月一把。”

    靈柯子狠狠點頭,金天玄月……的確是一個好姑娘!

    玄家。

    金天玄月獨自一人眺望天宇,衣袂飄舞,怔然出神。

    “癡情者,方能癡于道。”

    悄然間,一襲彩衣,白發如雪的玄彩霓出現在一側,眸子望著金天玄月,“愿不愿意跟在我身邊學劍?”

    金天玄月一呆:“前輩……該不會是可憐我吧。”

    玄彩霓眸子中泛起一抹憐惜:“傻丫頭,難道你就想在大道上,和你喜歡的人越來越遠嗎?”

    早在玄九胤第一天帶著金天玄月抵達玄家時,玄彩霓就察覺到,這小姑娘是個癡情種子。

    而她的劍道,同樣也在一個癡字。

    癡什么不要緊,只要是一個癡者便可以,所謂不瘋魔不成活,不成癡,無以談執著!

    “我愿意!”半響,金天玄月深吸一口氣,點頭答應。

    玄彩霓笑起來,道:“跟我學劍,保證讓你不會失望,縱然是拼著我玄家的各種資源,也要讓你成為一個可以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絕世女劍帝!”

    ……

    歸墟。

    妖圣秘境。

    方寸山傾塌的山門遺跡之下,這一天忽然產生一陣窸窸窣窣的震動聲。

    沒多久,那一截書寫著“斜月三星”的殘破石碑砰的一聲徹底倒下。

    而后,一道身影艱難地從石碑倒下的地方爬出來。

    他披頭散發,渾身烙印著一塊塊觸目驚心的道傷,皮開肉綻,說不出的凄慘。

    他顫巍巍站起身來,一對眸子中涌動著怨毒、暴戾的恨意。

    “菩提老兒,我洛云釋返回星空古道時,定要誅滅一切方寸余孽,將你所留,全都毀掉!”

    他發出嘶吼,聲震這片遺跡。

    若是星空古道那些大人物在此,怕是不敢相信,這衣衫襤褸,渾身傷痕累累,凄慘若乞丐般的身影,便是那執掌禁忌秩序力量,威鎮諸天的釋天帝!

    同樣是妖圣秘境,一座瑞霞流淌的山谷中。

    一個雙瞳燦燦,俊美妖異的金袍男子猛地從睡夢中醒來,惱火叫道:“阿魯,是哪個孽畜在鬼叫?”

    旁邊,一個魁梧無匹的男子撓了撓頭,指著極遠處:“好像是方寸遺跡所在的地方。”

    
哈灵作弊软件 东方通信股票 天津快乐10分 苹果股票价格 中超直播 神来棋牌西西下载 浙江11选5一定牛 辉煌棋牌官网 甘肃11选5专家预测 南宁玩法的麻将软件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走势 湖南幸运赛车综合图 心悦陕西麻将 1分快3计划软件 天天红包赛靠谱吗 秒速赛车开奖官网网址 浙江体彩20选5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