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盛世為凰:暴君的一等賢妃 > 第3031章 你這點離間的手段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人影慢慢的走到了門口。

    是葉諍。

    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整個人身上散發著徹骨的涼意,甚至連那雙原本靈動活潑的眼睛,此刻都是只剩下死氣沉沉的灰色,看向南煙的時候,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活氣,甚至沒有神氣。

    他只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南煙。

    看著她臉上的血,再看向她手上那條帶血的汗巾。

    “葉諍……”

    南煙叫他,想要說什么,可陽光下,葉諍用力的咬了一下牙,消瘦的臉頰上都出現了深深的痕跡,下一刻,他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葉諍!”

    南煙跌跌撞撞的追到門口,原本這一刻她也是全身發虛,連一點力氣都沒有,差一點就被門檻絆倒,踉蹌著抓著門框才勉強穩住身形,聽福急忙沖上來扶住了她:“娘娘小心。”

    “葉諍!葉諍!”

    南煙扶著門框大聲喊著,可葉諍的背影已經消失在了外面熾熱的陽光下。

    仿佛熔化進了這一片赤地。

    |

    不管南煙是有多難受,時間還是在慢慢的流逝,就像一把無形的刀在她的心上劃拉著,很快,還是到了要出發的時候。

    當南煙跟著祝成瑾走下棧道的時候,湖面上已經布滿了船只。

    她都驚呆了。

    她原本就知道星羅湖的勢力不同凡響,也知曉駱星文能在此處據守幾十年,肯定有他自己的資本,但她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會有這么多。

    至少她入目所見,十幾只大船,還有無數的小船,上面全都站滿了人。

    而領頭的不是別人,正是之前在話語間就對朝廷和祝烽多有不滿,一直想要動手的李忱和方震。

    他們帶著各自的人馬,穿著不同顏色的衣服站在船上,手里揚著明晃晃的刀劍放聲大喝,平靜的湖面都被這些人的喊聲震得激起了水紋,有一種隱隱的,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危機感。

    南煙站在岸邊,看著這一幕,心也有些發顫。

    就算,就算她始終咬定了祝烽沒事。

    就算冉小玉沒有動手。

    就算現在,他還好好的留在下江鎮,可是,當祝成瑾帶著這么一大批人馬離開星羅湖前往下江鎮的時候,他還能好好的嗎?

    祝烽的身邊,現在只有黎不傷和他手下的那些錦衣衛而已。

    況且,還有一個許妙明。

    這樣一來,他哪里還有活路?

    想到這里,南煙的臉色更是煞白得可怕,連身邊的聽福都皺起了眉頭,輕聲說道:“娘娘,他們真的要去下江鎮找皇上了嗎?”

    南煙說不出話來。

    這時,祝成瑾走過了她的身邊。

    雖然周圍都是一些短打扮,看上去殺氣騰騰的大漢,可他仍然是一身華美又閑適的長衫,身邊還跟著那些白衣翩翩的少女。

    若非知道在他的眼中和心里,全都是瘋狂的神情和瘋狂的念頭,乍眼一看,甚至會覺得,他好像是一個在這里閑散度日的隱士。

    可這個時候,南煙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

    只見祝成瑾回頭看了她一眼,笑著說道:“怎么,害怕了?”

    若是在之前,聽到祝成瑾在自己面前說這種話,她是肯定會還回去的,可到了這個時候,她的手里還一直抓著那條染血的汗巾,這已經耗盡了她的力氣,她除了支撐自己還清醒的站立之外,真的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再跟他逞口舌之利。

    于是,南煙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而祝成瑾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他說道:“不怕是最好的,我也希望,你身為‘當朝貴妃’,不至于被這一點小場面就嚇住了。”

    “……”

    “因為接下來,還有更大的場面,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說完,他微笑著帶著那一群少女上了船。

    南煙皺著眉頭,站在棧橋上瞪著他的背影——他的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接下來還有更大的場面?

    難道,他真的要帶著這些人去血洗下江鎮?

    還是說——

    她的腦子原本就亂得像一團麻,這個時候更是有些分辨不清,南煙抬手用力的捶了一下太陽穴,聽福在旁邊嚇得輕聲道:“娘娘你怎么了?”

    “本宮沒事。”

    她的聲音里,也充滿了陰沉和猙獰。

    這時,身后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就算這腳步聲并不熟悉,也沒有回頭去看,但南煙的心里已經意識到了什么,慢慢的轉過身去,果然看見駱星文走到了她的身后。

    南煙下意識的豎起了全身的刺。

    而駱星文卻只是看看她蒼白的臉,看看她手上那條染血的汗巾,最后,再看看她身后那艘大船。

    用一種蒼然的口氣說道:“沒想到這一次,跟貴妃的相會,會如此短暫。”

    “……”

    “老夫還有很多話,想要跟你說的。”

    “……”

    “不過,無妨了。”

    南煙微微蹙眉的看著他,又看了看已經站在船頭的李忱和方震等人,說道:“老爺子難道不一同出去?”

    駱星文笑了笑。

    “老了。”

    聽到他說這兩個字的時候,南煙才發現,這位老人的身形,似乎并不如之前在大堂上,那煌煌的主座前看起來那么高大——雖然,他的確很高大,想來年輕時應該是個身材魁梧的英偉男子,可這個時候,卻能分明的感覺到他的后背還是有些佝僂。

    畢竟是老了。

    南煙想了想,又特地回頭去看了一眼船頭上的李忱和方震,似笑非笑的說道:“老爺子怎么就認老了?本宮看李長老和方長老還是老當益壯,頗有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之相。”

    駱星文也抬頭看了一眼。

    說道:“他們是他們,老夫,是老夫。”

    “……!”

    這句話,讓南煙的心微微的一震。

    她下意識的捏緊了手里的汗巾,似笑非笑的說道:“那二位可是跟著別人要出去真刀真槍的干大事的,老人家說他們是他們,你是你,這話若讓那位聽見了,怕是——”

    她的話沒說完,駱星文淡淡一笑。

    說道:“女娃兒,叫你一聲‘貴妃’是因為你有這個身份,不是老夫真的認了你。”

    “……”

    “你這點離間的手段放在老夫這里,還不夠看。”
哈灵作弊软件 福建36选7走势图 一分快三快三软件有哪些 排列五往期开奖结果 像pc蛋蛋网 网赚是做什么的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广东 淘股吧股票论坛官网 30选5中几个才有奖 广西山水麻将正版 疯狂飞艇软件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柬埔寨胖美女捕鱼 富贵游戏下载 幸运11选5基本走势图 五粮液股票行情怎么样 黄大仙资料大全正版